09八月

《盤賠天下》精簡版——賠率篇(三)-1

以40人看好A隊勝為例,這個公式就是
第一步100÷40=2.5
第二步2.5-2.5×10 %=2.25
這個2.25就是大眾心理看好A隊獲勝的賠率。
因此依據大眾心理投注的概率,上面這個例子出現的賠率是:2.25 3.6 2.57。
那麼博彩公司究竟是按照自己的分析來得出概率,還是按照大眾心理來得出概率呢?當我們研究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事例:
1、當博彩公司以自己的分析來得出概率時,儘管利潤可能加大,但由於缺乏大眾心理投注的支撐,賠率所帶來的賠付風險加大。
2、當博彩公司以大眾心理投注來得出概率時,儘管風險控制力增強,但公司運營成本增加,同時利潤變薄。
因此,無論是上述的哪種方法,其得出的概率都是很片面的。博彩公司的賠率制定類似保險公司的保費和賠付方案一樣,需要依賴嚴謹的概率計算。那麼其嚴謹性體現在什麼方面呢?我們結合前文介紹的博彩中多次提到的“均衡理論”這一思路,可以得出:博彩公司對開出概率的嚴謹性,體現在將自己的分析和大眾的傾向,二者融為一體過程中。而這個過程所產生的結果,就是某場比賽的概率。
(二)賠率的概率特徵。
讓我們從一個簡單的遊戲說起——拋硬幣。
硬幣有兩面,拋起後正面朝上的概率P1和反面朝上的概率P2,經驗告訴我們是五十五十,如果莊家為這個遊戲設置賠率,理想情況下應該是正面賠率L1=2 ,反面賠率L2=2,概率與賠率的乘積:
P1 * L1 = P2 * L2 = 50% * 2 = 100%
這樣如果有人投注的話,贏和輸的機會和莊家是相等的,這個賠率在博彩理論上稱為“公平賠率”(Fair Odds),它並不保證莊家的贏利,其中不包含必然的莊家利潤。然而這只是理想情況。實際情況是,莊家會開出正面L1’=1.9,反面L2’=1.9的賠率,概率與賠率的乘積:
P1 * L1′ = P2 * L2′ = 50% * 1.9 = 95% < 100%
在這個情況下,投注者和莊家已經不處於平等的位置,這時的賠率可以保證莊家的贏利,其中包含了莊家的必然利潤,也就是俗稱的“佣金”或“水錢”。這種情況實際上是任何博彩遊戲莊家贏利的基本模式,即對於一個投注事件,開出的受注賠率L必須滿足:
P * L < 100% (P是該事件出現的概率)
這個公式,理論上使莊家立於不敗之地。
其實,莊家在此存在著極大的風險。賠率L是莊家定的,但公式中另一個重要元素P,即事件發生的概率,是不能主觀臆定的,對於拋硬幣遊戲來說,這個P是很容易從經驗確定,但擴展到其他更複雜的事件,如果對於P的計算出現偏差,莊家就要冒P*L>100%賠本的風險!
博彩公司的賠率制定類似保險公司的保費和賠付方案一樣,需要依賴嚴謹的概率計算,他們在這方面做的很專業。具體到足球比賽,對於賽果,他們有一套成熟的數學模型,可以在綜合了各種主客觀因素的情況下精確地計算出交手兩隊的臨場實力差,並進而演算出比賽各個結果的發生概率,這個概率是前文所提的公平概率,令人嘆服的是,通常情況下,這個概率相當接近投注者對賽果的投注比例!
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候,博彩公司將我們前文所述的“一是博彩公司自身對比賽判斷的概率,二是大眾心理投注的概率”,二者有效的融合在了一起。
當然,一個隨即引伸出來的問題是,足球比賽具有相當的不確定性,另一方面投注者對於某個賽果的期望可能超出正常的理論計算值,這兩個因素的存在,使博彩公司面臨另一種潛在風險,而且遠甚於前述的概率評估錯誤的風險。因此博彩公司通常會在公平賠率的基礎上,為每個可能結果預留足夠多的利潤,以平衡這種風險。
事物總有它的兩面性。莊家在承擔著上述種種風險的同時,也存在著利用這幾個風險點攫取暴利的可能。拿拋硬幣的例子來說,如果假設由於某種影響因素,使正反面出現的概率不再相等,比如說正面60%,反面40%,而這一概率變化投注者並不知道,最後的投注比例通常還會維持50%:50%。而此時站在暗處的莊家在設置接受投注的賠率時可以有兩種選擇,一是客觀地按照遊戲結果的概率變化,調整賠率,將正面賠率調低,反面賠率調高,這樣仍然可以維持正常佣金收入;另一個冒險的選擇是,莊家並不改變原來的賠率,以反面開出時賠本的風險來換取正面開出時的遠遠超出佣金的暴利。
後一種情況並非天方夜譚,正相反,它出現的頻率使人對莊家之於比賽的把握不得不由衷讚歎!
要運用這種冒險求暴利的方式,取決於兩個先決條件,一是莊家對於預定賽果的高度把握,二是該賽果的概率高於投注者普遍公認的概率。
因此,我們常說——博彩公司的賠率很精確,研究賠率能夠很有效的解讀比賽——就是這個原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