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三月

博彩專家對體育博彩深刻的認識

西醫講究分析,中醫講究整體。西醫的分析是有時中醫達不到的,而西醫的頑症採用中醫的五行經絡思維簡單解決。西醫可以按照西方人工業化的精準思維理解,而中醫的“經絡”,西方人解剖了人體標本,始終沒有發現。

賠率就是一個中西方思維精髓完美結合的東西。賠率思維中除了大家理解的數學等因素外,包含了深刻的中國古老文化如“易經”中的很多思想,例如:韜光養晦思維、中庸思維、亢龍有悔、天令其亡必令其狂等等思維。

足球運動本質

足球運動本質是若干意識物質(球員)在巨大的社會生物場(球會球迷等)影響下對於無意識的物體(足球)在運動中進行時間空間4維控制的宇宙運動形式。

舉例。如果一個生物生活在一維世界,就是一條直線,那麼在他看來,眼前如果有障礙,是不可能穿越的。但是對於生活在二維世界(平面)的生物看來,是很簡單的事情。同樣,三維世界的生物看來輕易可以做到二維世界的生物看來是“偶然的”、“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事實上,歐洲頂級足球專家的思維層次部分地超過了普通人的“維數”,這也是在他們看來,很多比賽確定性很強的原因。納瓦拉聯隊VS中國隊,雙方的生物空間時間意識相差幾個檔次,雙方戰意相當,中國連平的可能都不存在。當你連續超體力化地觀看直播,在拋開盈利等乾擾因素後,達到自在狀態後,能體會到很多奇妙的東西。

對於大部分的這類比賽,歐洲頂級專家具備連續幾輪的預測能力。博彩實際上是超級不平等的博弈。一方是愛因斯坦級別的歐洲專家,一邊是普羅大眾。對比形勢超懸殊。就像抗日戰爭中的八路軍和日本鐵騎。我們是不是就沒有取勝機會了呢?99%的人是沒有取勝盈利的機會的,因為他們從戰略上就命中註定已經輸了,絕大多數人採用陣地戰形式和莊家博弈,狂輸最正路。這是“宿命論”的最佳體現。博彩的巨大回報是每個人的目標。花大力氣研究的人很多,但是只有真正能“放下、自在”的人能打開歐賠思維之門,獲得一定成功。所以,研究博彩首先從“思維涅磐”開始。你需要超過千萬普通人的思維才能成功,此時不能把自己定位成一個普通人了。

任何簡單、膚淺的思維都是不可行的,凡是流行的思維,基本上都是弱智的。

下面是具體思維的分析調整思路。

[1]賠率分散性思維

不同公司由於現實受注因素、在歐洲形勢中的市場策略、整體開盤思維等諸多因素的不同,開出賠率具備相應分散性,但是將此作為分析依據顯然不可行。就像威廉著重使用平賠、立博著重使用勝負賠,分析分散性沒有意義,太簡單。

例如:

西甲第九輪:

[5]奧沙3:2[19]畢爾包

威廉1.83/3.2/3.75,立博1.57/3.5/5。足夠分散了,關鍵是兩家思維不同,異曲同工達到相應的做盤目標。

[2]多家思維

不是看得多就看得準。清楚了解1、2家賠率思維的人大陸數數不超過5人。看得多僅僅是一種心理安慰,是一種下注前的輕微毒P。

[3]賠率統計思維

這是一種“刻舟求劍”的思維。賠率是莊家達到市場、利潤目標選擇的博弈平台,他很多時候有不止一種選擇。而不是一種組合指向何種賽果。典型就是大某家賠率中心長期堅持的這種簡單思維。任何簡單思維對於莊家看來都是可笑的。當然不能指望中國媒體界有什麼研究能力。

[4]賠率數學模型

研究賠率開設的數學模型,是簡單思維。

設定一個複雜的數理方程,將比賽的變量輸入就能得出賽果。

有的模型是在分析歐賠利潤,以後專題分析歐賠利潤,歐賠也存在走盤等概念,分析利潤的模式行不通。

有的模型專門進行歐亞轉化,也是不可行。

[5]平均賠率思維

各家的賠率思維很多不具備可比性,況且也存在很多表像不可比的因素如賠付率,和深層不可比的因素如真實利潤率,強行去平均“思維”,還是一種安慰劑。表面看綜合了上百家公司的思維,實際上很難有效果。

[6]基本面思維

深陷基本面,一切都以技術戰術分析為主,對於博彩來講已經證明不完備。基本面的積累完善是內功。關鍵是合理運用基本面。曼聯4:1保頓。坊間賽前流傳范尼很大可能不上場,投注馬上大量流向保頓。這是基本面能力不足的表現。

凡是基本面皆具有兩面性。

[7]假球思維

不可能凡球皆假。是廣東坊間很大的一個流派。

[8]利潤分析

羅馬4:0切沃,利潤分析遠大於表象的11%利潤。

米堡0:0曼城,利潤對於歐賠算是“走盤”思維,利潤很少。

切爾西3:2富咸,利潤是負數。

所以,簡單的利潤分析不可行。

[9]概率思維

歐賠概率論思維已經是明顯的簡單思維。

對於博彩大舞台的歐洲大莊,11%的表象利潤遠遠不是目標。

歐洲大莊很多是一輪聯賽一個“利潤平衡體系”。

亞洲三、四線小莊才是“吃剩湯”的公司。

[10]亞盤思維

澳門盤就是黃藥師的“桃花島”,只有超出或者相當於他的功力方可真正破解,很多人常年跟在澳門屁股後面,也是能力常年得不到提高的一個原因,現在很多專家分析比賽的方式只有一個:等到臨場+以頭撞牆,脆弱到只有信心分析切爾西VS陝西國力這樣的比賽,皇馬1:2桑坦德,坊間一片哀鴻,很多專家重註皇馬取勝的標盤1.2X,以為最穩。這是長期被亞盤“忽悠傻了”的表現。一定程度放棄亞盤。

[11]歐亞轉換思維

這個思維流行廣泛,事實上沒有什麼價值。

折算出“等價讓球”精確到小數點後幾位,別說歐洲莊家,澳門專家都只能驚歎其愚昧指數。

[12]歐亞思維差異

很多思維,歐洲人和亞洲人的思維是不一樣的。

這是一個很複雜很關鍵的問題,以後陸續給出。

像亞洲流行的“大熱”之類,歐洲偏少。

對於很多因素的權重分析,歐亞存在差異。

存在思維差異,則對於賽果的分析就容易陷入誤區。

[13]亞盤模擬投注量分析

希望利用此數據幫助分析賽,是滑天下之稽。

本講未涉及具體比賽,但是以後能力的深度與上述問題的理解把握有很大關係,當你達到了一個思維層次,在此層面的具體工作是比較容易做的,只要有耐心恆心,對於博彩更重要的是思維層次提升,吃苦耐勞的人很多,方向正確方有成效,雖然糾正方向是個痛苦的過程。所以,放下,方能自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