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六月

我認識的高手是這樣煉成的 1

博球之路1

他並不神秘,也不引人注目。在一家事業單位做事,永遠是一身休閒裝。

他上網,只看陪率、盤口、比分、出場陣容。他從不看貼,因為他從不信別人;他也不發貼,因為不會打字。他訂了兩份報紙——《體壇週報》、《足球》。

認識他的原因很簡單,他是我的同事,雖然比我大五歲,但神情看起來很淡漠,顯得睿智、沉靜。

因為對足球的愛好,我們相處了七八年。從98年世界杯開始,受他的影響,我也開始賭波。接下來的路,相信跟許多波友沒有兩樣,起初小贏,中間有輸有贏,最後重註慘敗。當然,他也輸得很慘。

兩年後的12月31日,普天同慶,辭舊迎新。身在黃浦江畔避債的我,看著金茂大廈的新世紀煙火晚會,悚然回首時,痛心疾首,兩年來自從接觸了賭波,我就沒有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整天生活在刺激、緊張、不安、瘋狂之中!

我決定重新開始,從還債開始,和妻子老老實實地經營了一家小店鋪,這個小店鋪掙的錢並不算很多,也不快,但畢竟每天都在掙錢。生活中,除了應付債主之外,基本沒有什麼煩心的事。就這樣,到2002年世界杯的時候,我終於還清了全部欠款,生活好像轉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起點。

他呢,我們聯繫已經很少了。在單位上,他仍然像從前一樣,每天都來晃晃,做點事,然後又回去了。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因為他跟他老婆分居了,一個人住在外面。我清楚,他輸得比我還多,唯一關心的是,他是不是還在重操舊業?

因為還清了全部欠款,因為02年世界杯的緣故,我們又聚到了一起。我小心地問他:最近怎樣了?他沒回答,反問我:債還清了?我說是,他吐了一口煙說:嗯,我估計也差不多了。我又問:是不是在繼續玩球?他看了看我,笑著說:你沒見我也在努力工作啊。我聽了也覺得好笑,但看他好像不願深談的樣子,也好不好再問了。

兩年的時間很快,我的記憶很簡單,兩年一大賽。一晃又到2004年了,歐洲杯開賽了。揭幕戰是葡萄牙對希臘。他打來了電話:到我這兒來看球?

他告訴了我詳細住址,我敲開了門。穿著一身睡衣,叼著一枝煙的他開了門。

這是一個小型公寓,裡面的陳設很簡單,進門就是餐桌,很乾淨,桌面上什麼都沒有。他笑著說,好奇就先參觀一下?廚房裡也很乾淨,一看就知道不食煙火。起居室很大,一張床,兩張單人沙發,兩台電視,一台筆記本電腦,一部電話,牆邊還立著一個高大的書櫃,書不多,檔案袋倒是蠻多的。

他泡了一杯茶,笑著問我:今天這場球怎麼看?我也笑著說,我好久沒有研究這東西了,說不清楚。他搖著頭說:不會的,只要賭過波的人,用不著刻意研究,心理上肯定對過盤口了,這類似於人體的條件反射。在我不發表意見的堅持下,他點了一枝煙,開口慢慢地說:四年前,你從上海回來的時候,我也在痛苦中猶豫,在玩球的這幾年裡,我失去的東西太多了,房子、車子,還有妻子,還有健康的身體(他心臟有點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