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六月

我認識的高手是這樣煉成的 2-1

“2001年春節的時候,我一個人坐在這個地方,整整呆了一天,只是打了兩個電話給父母拜年,跟小妮說了會話,吃了一點父母年前丟在這兒的東西。我感覺我的整個人生黯淡無光,面臨絕境,我甚至難以想像我活著究竟為什麼,除了玩球,這幾年什麼正事都沒幹。這個球呵,玩起來容易放下難,一點不比染上毒癮差,整個人就好像變成足球的一個附庸,漸漸疏離了天倫之樂,漸漸淡忘了朋友相聚,與風花雪月更是絕緣,唉!”那天他在沙發上,黃昏的余光隱約透射進室內,他打開了話匣子。

“那時,最艱難的是做決定的過程,而不是最終的決定。就像玩球一樣,分析考量的過程才是緊張與痛苦的,絕不會是輕鬆的,有時一個細節的疏忽就是致命的。那天我從沙發站起來的時候,落暮的天空中爆竹與煙花此起彼伏,我打開窗戶,迎著寒意,儘管煙花絢爛,城市流光溢彩,但我卻看不到一絲前景與光亮。”

“我最終還是選擇博球這條路,我當然清楚,這條路的方向之一是拿回曾經屬於我的一切,另一方向是悄無聲息地從這世上消失。既然選擇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重新開始,從以前的經歷中吸取教訓,我首先要明白我為什麼會輸?”,他喝了口茶,“我輸不起,但是上天並不因為我輸不起而眷顧我。”

我聽得聚精會神,說實話,我對他的性格多少有所了解,他的堅忍和勇氣在博球上有時並不是好習性。

“我相信,像我這樣在博球上輸得一踏糊塗的人多得很,也許其中有人下場比我更慘,也有人略有微利,也有人曾經大贏過,可是現在,據我所知,**(本市名)幾年來繼續玩球而且有贏利的只有兩人”。

“另外一個人你見過的,就是那晚去醫院的老莊”,他習慣地點燃煙,長吸一口道,“有人說博球是高智商的遊戲,有人說是關於概率的遊戲,都有道理,我也犯不著去研究這些”。

“但是”,他的面容很沉靜,“沒有錢會從天上掉下來,付出與努力並不一定會劃等號,至少在博球上是如此,不過,我相信如果沒有努力換來的趨於正確的思路,你一定會輸,你現在的贏利只不過是讓你苟延殘喘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