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六月

我認識的高手是這樣煉成的 2-2

博球之路4
聽了他的話,我的心一片冰涼,本來我還存有一點私心,想從他那裡窺見博球的捷徑,他卻先從努力開始說起,而他的努力卻是我根本不願重複的。

“賠率,盤口,哼,你說是先有球賽還是先有賠率、盤口?這個問題傻子都知道,可是為什麼偏偏那麼多人不信邪呢?還記得我們從前買料的瘋狂吧,為什麼不信自己,卻將自己全部的希望寄託在那些個陌生人、那些個陌生的網站上呢?不錯,我們是沒有能力自己分析自己判斷,但可以肯定的說,那是唯一正確的途徑,那些個所謂的看盤大師、陪率大師,我是不信的。”

我當然也不信,幾年前的那些幾乎染血的教訓還少嗎?想想真是蠢到家了,哪有賣料自己不掙錢,讓你掙錢?就像現在的他,他會賣料嗎?不會,當然不會,他哪裡會有這個閒情逸致去推薦自己的料呢?

一個人經歷了那麼多的不幸,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當你面臨這樣的處境,除了生命,你還會有什麼放不下的嗎?

“盤口與陪率只是個槓桿,用以投注的槓桿,或許會有微妙的傾向,但話多人將視之為戶外的旗幟,向南飄了,說明北風來了。你信嗎? ”他指著桌角的那盞檯燈,“這盞燈陪了我四年,只換了兩隻燈泡,如果我白天將檯燈打開,你會認為是夜晚來了嗎?”

我笑了笑,哪有這麼傻的人呢,可是又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了點什麼,卻說不上口。

哦,我陸續裝了衛星電視和數字電視,這樣我看到的比賽會比你多很多。”他望著我,“起初,我也只是模擬投注,而且專投那些我看過直播或錄播的比賽,看到這台電視機了嗎,如果有同時有兩場的話,我會錄下來看。”

一場球賽90分鐘,一周下來,要看多少場比賽呵,我恐怕沒有這個時間與精力的,我真有點畏懼了,同時心情也有點變得糟糕了。

“我每天都要看比賽,有時一場比賽我會看兩遍,你現在明白我為什麼沒有多少時間去上班了吧,賽前與賽中以及賽后的心得我都會記下來,諾,你看上面,”

我當然不要看也知道他那些檔案袋是哪裡來的。“我賽前才會看陪率與盤口,你覺得奇怪?我的方法其實笨得很,足彩你買過吧,簡單的310,每個周中我都會將下輪比賽整理下來,填上我認為的310結果,最後再對照陪率。捷克對荷蘭那場,我填的是10,而那場的盤口是平手,這下你明白了吧,你也失望了吧。”

我的確有點失望,“如果是這樣,那你乾脆不如去買足彩好了,如果中了大獎,不是更好?”

“哼,十幾場比賽,誰有把握全中?那是神仙,”他淡然地說,“今天不說了,好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只答應你,讓你贏足3A ,我就不管你了,從今天起,你起注改為2B吧”

最後一句話,讓我很是高興,他是財神爺,我可不敢逆他的意。這樣子下去,別說3A,30A也指日可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