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明投注的凱莉公式計算法則是:

opt =注碼的多少

b =總投注金額(如10,000)

o =盤口以點數盤為例(即2.5)

e =賽果的概率(若45%,即0.45)

例如:利物浦主場2.50對曼聯,威靈好對利物浦可勝出的概率判斷為45%,足球博彩投資家有10,000元的投注金,其此註的投注金應為:

也就是說,可投注利物浦的金額為280元。

把博球作為一場戰役,與你投注相反的就是你的敵人。上戰場時要有“你死我活”的心態去拼。博球戰役最重要的就是籌碼,很多人認為籌碼多的人就有大機會去贏錢,自己籌碼很少就沒有太大機會去贏錢,其實此說法不一定。籌碼多有多的賭法,籌碼少亦有少的賭法。籌碼少,看見自己最有把握的目標才出擊。如強項是國際賽事,那麼一到世界杯外圍賽就要把握機會去出擊,不要在其他賽事上浪費籌碼,以免到了有出擊的機會時沒有籌碼出擊。一個成功的投注者不會在沒有把握的賽事出擊,不會心存僥倖去打沒有把握的仗,可能會有偶然的贏出,但長線還是被耗掉籌碼。打有把握的仗不是說百戰百勝,有一半以上的贏率已可保本有微利吧。重點出擊戰術就是籌碼有限的人最應採用的博球方式,籌碼有限的朋友要有自製力及懂得自量,不要貪圖博球時的快感,此舉最後只會令你把握不到黃金機會,到最後就是給莊家拿走你日間工作辛苦得來的血汗錢。

如今博球盛行簡直令世人吃驚,自從博球風潮捲入亞洲,流入天朝,賭民立即迅速暴增起來。天朝人有幾千年的賭文化。現在更是如魚得水。賭民參賭,除了想贏錢外,就是在賭中可尋求刺激,有時明知是不值得博還是要去賭,是想投入Dubo以獲得刺激的感覺。有次我的朋友與我去DM時,他每場都要下注,我問他為什麼時,他說:“為了投入賽事!”答案竟然不是想贏錢,是想“投入”取得刺激快感,此乃為什麼賭可以令人傾家蕩產的主因。賭徒中有七八成人都不懂控制自己“忍手”,大多數都是輸光才肯罷休。要成為贏家,就要乾一些別人不干的事,不要隨波逐流,要做聰明的博球者,先學會忍手。

Dubo是關於概率的數字遊戲,博球其實也一樣,歐洲用歐洲的盤口,亞洲用亞洲的盤口,亞洲盤就是為了將兩隊的實力拉近,給兩隊的比賽加上了讓球和貼水率,盡量拉至大家都是有50%的贏率,莊家就無論哪隊贏輸都可從中抽水謀利。百分比是具體的數字,實力是不可用數字去量度的,所以往往盤口之間有漏洞,要贏錢就是找出此等場次出擊。博球不是“二分之一的遊戲”,因為二分之一的機會率所贏的回報率跟本不足兩倍,是一個完全不值得一博的遊戲。

博球之前最好先把自己理財計劃做好,一個月賺了的錢最好就扣去所有應該的開支然後才拿去賭,輸了你不會沒飯吃才是適當的注碼。最大的錯就是藉別人的錢去賭,此舉正是邁向“家破人亡”的一步。有了注碼就再去訂一個目標利潤,當然利潤人人都知愈多愈好,但都要適合自己的注碼而訂,不要異想天開、一步登天。假設賭上下盤有六至七成的命中率,那你的回報率便是大概在18%至37%,所以如果要拿著1000元去想在賭上下盤10場內贏10000元(1000% ),簡直是極難之事,需要極大的運氣成份。比如想要在10場球內贏10000元,本金就是27000元(10,000/37%假設七成命中率),每場賭2700元就可以10場後有10000元利潤了。倒過來計算,如可以有10000元來博球,如以10場作一個投注週期,即每場是1000元,命中率如是7成(即贏7場)利潤應是大約3700元(平手盤就當沒賭)。最重要的問題是:7成的命中率不是容易達到的,所以博球時真的要量力而行,然後自訂投注計劃落實去執行。

投注的方法有很多種,本錢多與少則不是關鍵,因為註碼多少是自訂的,賭錢是各施各法的遊戲,有人喜歡小刀鋸大樹,有人喜歡以錢換錢,不過想鋸大樹的人就要用多一點運氣去幫助,有本錢的人如果不是貪心,要贏錢是比本錢少的人容易很多。

如果在球場上可以找到一些方程式能夠提高命中率的話,再配合注碼的運用,可說是無往不利。但博球就是往往令人不能​​忍手,想想這場好像很好,那場又好像有信心,某某又說這場是內幕必贏,使你東賭一場西賭一場,最後拉上補下又是打平或輸了。最好的方法就是自行或幾個朋友建立一個基金系統,訂下利潤和每場的注碼,如每場按平均注碼賭,贏了就過關一次,壓上以增大利潤,輸了不加註,所有方式均可自行訂下,每次看見類似盤面的球賽出現就堅守原則下注,直至達成目標利潤就可以再加大基本注碼,再訂更大的目標,將基金愈滾愈大。

三、上下盤策略:

1、自己分析;

2、某隊的長下盤或長上盤,如曼聯長下盤,阿森納長上盤;

3、某穩定戰績推介;

4、專家推介;

5、亂點一隊;

每一方法為一條線。

四、總結:

1、輸球時能預先控制會輸多少;

2、只要贏一場球就不但能一次把所有的損失(這是我們的投注血本)都找回,還贏一場本(500或1000等等)——這是此方法保證能贏不輸的核心所在。

3、不怕輸,保持良好競技狀態(知道一贏就能全扳回),抓住該贏的機會(一定能抓住——其實是一定能碰到,比聽消息重註保險多了——消息總有失準的時候,但碰上就不同——想躲都躲不了扳回並贏錢的機會)。

五、注意:

該方法同某些人在澳門DC玩百家樂一樣,但在澳門DC如給看場的看到就會被趕走,所以下注時要在不同的莊下,把注碼平均分幾份,隨機給不同的莊,讓莊不清楚你的策略。

博球心得是:

一、要投資,不要Dubo成功投資才可達到贏錢的目標,但一般賭徒只把足球博彩視為Dubo的一種。當然,其概念只適合於趣味性的娛樂,但要真正贏取彩金,就必須改變對博彩的態度。成功的投資是需要有系統性的運作,如精確的分析、強烈的責任感、充裕的資料及靈通的消息作為後盾,才能達到最大的回報和降至最低的風險。另一方面,我們理解Dubo為一種完全盲目投注的行為,抱著僥倖的態度,期待幸運之神的眷顧,其風險性大家可想像得到。因此,我不願意提“賭民”這個詞彙,我寧願使用“足球博彩投資家”。

二、成功的關鍵

1、不要胡亂投重註。決定投注額的多少應該先設定有效的計劃。最優化的投注方式,莫過於凱莉公式,即順勢時可增加投注額,在逆境時,應該適量減低投注額。慌亂地增加註碼,是加速失敗的緣由,需慎重考慮這一點。就算是遇到一個“筍盤”(指:看上去必贏無疑的盤口),不恰當的注碼也潛在著反效果的弊端。所以,悉心地評估,再加上精明運用注碼,才是成功投資家的策略。

2、比賽每天都有安排,但“筍盤”並不是每天都有,更需明白:不要隨便浪費注碼於一些沒有把握的盤口,因珍貴的注碼,是贏錢的本錢。精明的博彩投資家,每天都可等待重要的盤口出現,但莊家就必須每天提供賠率,這一點就足夠讓普通足球博彩投資家享有以逸待勞的優勢。況且,盲目地投注,場場出擊,是失敗者的慣例,就算是各勝一半,莊家都以盈利率(貼水)得以吸取足球博彩投資家的血汗錢,更何況沒有常勝將軍。所以,應該堅持只投注在適合的盤口,才能繼續處於勝利的一方。

3、比較盤口。選擇最佳的盤口,才決定投注。道理很簡單,有時同一場比賽,各莊家的盤口參差不齊,有甚者更達到相差(讓)一分。可想而知,多觀察,便可獲得更佳的效果。另外,現時各莊家的盤口有可能是互抄,若碰上主莊家出錯,其它盤口的莊家,甚至全部莊家都可能同時出錯,這就是期待中的“超級筍盤”。

三、有利的條件

1、莊家有利的條件:

一般莊家提供賠率前都會先評估該場比賽的結果,若評估A隊在一般莊家在比賽中可勝出的機會率為一半時,一般賠率應該為2.00/+100。因各莊家的盈利率(貼水)不同,通常為7.5%,所以最終提供給客戶投注的賠率為1.80/-120。以此賠率作評估,足球博彩投資家對A隊的勝出率,已超過一半。最終盈利率到底會有利於莊家,還是有利於足球博彩投資家呢?這個不言而喻。

2、足球博彩投資家的有利條件:

精明注碼:注重“筍盤”,投注量大於一般的賠率。

投注的動向:莊家的賠率,往往因投注的方向更改,在此時,各足球博彩投資家可明了及分辨市場的動向。

隨機出擊:莊家在經營上,每日都必須提供比賽的賠率。但足球博彩投資家可等待筍盤出現時,才出擊投注。所以,足球博彩投資家永遠有主動權。

四、影響賽果的因素

1、認識各球隊的資料。

每支球隊的實力,可從其隊員的組合,編出各隊應該有的等級,不要因為突然的表現,而影響判斷。應該接受偶然的因素,除非有百分之百的改變,才作適當的評分。亦需注意各隊的賽程,較易或較難的賽季開端會直接影響每隊暫時的排名,而非其真正的實力。

2、主場之利的因素。

某些球員的表現會因比賽的場地而改變,俗語有云主場龍,客場蟲,此說法剛好印證某些球隊的主場成績。擁有主場出色的球員的球隊,往往其主場成績好於客場的成績。

3、球員的近況。

近況表現較好的隊伍,往往獲得較佳的成績,當狀態一過,回復平常時,其實力就會原形畢露。所以,狀態只是投注前考慮其中一種因素。

4、球員的積極性。

不要小看各球員對比賽的態度。此種現像大部份發生在季末。當球隊為奪冠或保級時,球員的拼搏精神往往發揮到極點,中游部隊球員的比賽意志,通常就不能與這些球隊作比較,此種現像有可能會影響賽果。

5、受傷及停賽。

後備力量不足的隊伍,因主力球員不能上場時便影響其表現,需注意此種因素。當然,若有潛質的年青後備球員的球隊,當這些球員有機會上場發揮時,其效果有時比主力更為閃亮,此種因素只適合某些個別球隊。

6、過往成績。

八連勝,十連敗的過往成績,只是該兩隊的歷史,不能真正代表即將比賽的結果,因兩隊的主要球員已改變,歷史成績只可作參考。每場比賽都是該兩隊新的考驗,且新的戰術可導致不同的賽果。

五、凱莉公式

下注時,先收集有關的資料,如球員狀態、傷停球員、賽程、突發性事件等影響賽果的因素,評估賽果的可能性,再將此引入凱莉公式,決定注碼的多少。

以上盤口中,半球/一球盤通常是莊家誘人下注所開的盤,因為若押上盤,要贏兩球才全贏,若押下盤,輸一球只輸一半,而開這種盤時,必定是兩隊有差距但差距並不是很大,一般人心理就會押下盤,以輸一半來博全贏。平手盤通常不會打平,打平對莊家沒好處,因為平局只能抽取7.5%的手續費(貼水),利潤太薄。半球盤是賭盤,最是凶險。球半盤說明讓球方贏面大,但不代表必勝。

我還總結出了一套博球的“長短棍法”,“長短棍法”的原則是:

博球的不少初哥(包括一些老哥)喜歡平均投注很多場,以為這樣風險小,收益大,其實不然。分析其心態,無非是認為玩他個十場八場,到處都是俺家的田,廣種薄收,東邊不亮西邊亮,過了這個村還有那間店,假如場場皆中就發啦。假如而已,此等好事可遇不可求。此等博球方式對普通賭民來說實不可取,大家算一算就明白了,以10場計算,莊家4勝6負還是基本上打平手,因為總的來說低水跑出約佔七到八成,所以他最歡迎這種“多場次,平均注”的玩法,可立於不敗之地。作為普通賭民來說,又能夠把六成勝率的狀態維持得多久呢?能夠長期保持六成以上勝率的玩家又有多少個呢?普通人按一年總勝負場次各佔50%計算,到頭來輸“水”都輸到你哭啦,至於輸多贏少者更不必說,肯定死。

賭波要想盈利,還是要靠長短棍,寧玩大,不玩多。棍打一大片,不是好的招式。看準要害,一擊即中才是上乘招式,才算高手風範。江湖俗語有云:一寸長、一寸強,長棍(大注)是用來真正打江山的;一寸短、一寸險,短棍(小注)就當是怡情演練,活動活動筋骨罷了。至於中棍(中註)當然是取其中庸之道,信心高的場次就玩大些,信心低的場次就玩小些;狀態佳運氣好時就手狠一些,狀態差運氣背時就收斂一些。對於那些沒什麼肉的“五五波”光骨頭場次,無把握就乾脆忍手不玩。忍,是一種境界。

那麼,怎樣的注碼控制才算合乎比例的長短棍法呢?我個人認為,大注為中註的3.33倍,為小注的10倍,這個幅度最適合玩家的資金運作及狀態調整,當然,大注能否得手就看你自己的預測水平。介紹幾個法則:

追殺法:
一、注碼策略:

1、根據自己的總資本確定自己的基本下注額,一般為50:1或100

因為該方法基本下注額為500時,連輸五場就輸15000到25000—約50:1;連輸六場就輸31000到57000—約100:1;如基本下注額為1000時,連輸五場就輸31000到50000—約50:1,連輸六場就輸63000到114000—約100:1。

2、按以下注碼分佈下注:

以贏時或第一場的下注額為基本下注額。

輸時的下注額為:(已輸的+基本下注額)/將要下的隊的水位。

如:第一場下500,輸了,下一場下(500+500)/水位=1250(如8水)。

再輸,下一場下(500+1250+500)/水位=2800(如8水)

二、場次策略:

1、單線:

每個時間段只選一場球,看結果按公式決定下一段球注碼。

2、雙線(道理和單線同):

每個時間段只選兩場球,看結果按公式決定下一段球注碼。

第一段A線勝、B線勝,下一段兩線仍是500,

第一段A線勝、B線負,下一段A線500,B線按公式;

第一段A線負、B線勝,下一段A線按公式,B線500;

第一段A線負、B線負,下一段兩線都按公式。

3、多線(道理和雙線同):

同時走多條線(有的線是每天各時間段的21比30/23比15/02比00,有的線是每週的,有的線是每天的均可),保險係數和贏利率更高。

有幾個關鍵的概念一定要把握好。

首先就是:忍手。賭,人人都會,有多少錢下多少注,誰都會。一晚豪賭成千上萬人人羨慕,但多以輸結束。有錢下注好做,有盤忍手難為;佛經中以忍為最上,正所謂百忍成金。賭者,學賭易,忍手難,所以,要想在博球中常勝,首先要學會忍手,冷眼看波盤,笑臉對輸贏。談到忍手,贏時好做輸時就難了,無論今晚有10盤還是20盤,無論有決殺料還是莊家消息,無論勝負輸贏,說忍手時即可當為身外之物,只有這樣的人才是最終的贏家。

第二是:設定目標。DC無常勝,很多博球人士都有過這樣的事情,週六明明已經大勝,週日又全部回吐,甚至還更多,早場胜,晚場又輸。其實問題很簡單,凡賭者從不知足,有玩過百家樂的人都知道,你下多少,無人對下,合官即全受,合官其實只是個不懂的人,賭即是無腦殺有腦,傻子贏聰明的事情,為什麼?因為貪!所以博球一定要先設定一個目標,博球不是一天的事情,要作為一種業餘的樂趣而一生為之。目標怎麼設定呢?我比較贊成把博球當作小小的投資而不是Dubo。你有多少資本,你的設定最好是二十分之一,當你贏到時立即收手。記住天下沒有那麼多便宜給你的,你已經是贏家,千萬不可再下,既使看到明天你又對了,也不可,別忘你還會錯更多!

第三是最重要的:盤口。一定記住:有大便宜,千萬不要沾。很多波友喜歡從盤口分析,看見便宜,便急不可耐。例如應該讓半球,實際讓了平半,好大便宜。此時千萬不要沾,既使有時得手一兩盤,但最終所謂便宜使賭客產生更多的失敗。博球有句話,大家要牢記:人多的地方不去,有便宜的地方不去。其實博球本身就可能對半贏,關鍵在於自己怎麼把握。不知道大家計算過沒有,以100盤為限,其實輸贏概率各是50%左右,對幾天就錯幾天,誰都一樣。如果我們每天都準,你想找我可能就沒這麼容易了,每個人其實都可以贏錢,都可以很準,看你如何把握。

盤口可分“筍盤”和“蠱惑盤”。買“筍盤”就是賭運氣,莊家開的不可能都是“蠱惑盤”,也會調幾個把握不大的和你賭運氣,這種盤都是模棱兩可,押哪隊都有,莊家即便賠錢也不會很多。

常見的盤口,比如:平手盤;平手/半球盤;半球盤;半球/一球盤;一球盤;一球/球半盤;球半盤;球半/兩球盤,其他盤口比較少見。2002年世界杯期間,巴西對天朝開出了兩球半/三球的盤口,最後天朝隊還是輸球輸盤。

玩球的相當部分玩家是從現金網開始玩的,當時的小戶直到今天仍然頑強地生存著就是靠一幫老客戶在支持著,好處就是可以玩的小,最低才十塊錢一注。然後慢慢的或贏或輸地玩小不過癮了,而自己也沒那麼多現金存進網裡,就千方百計地找當地的土莊代理,找不著的就找網上的信用網。結果絕大部分玩家均輸的不說傾家蕩產也是一覺回到解放前了(我就是其中一個)。大家回想下,當年在現金網玩時輸的多嗎?不多吧。而且還有不少比例的玩家還能贏利呢。這是為什麼呢?

這就是因為盤口是以人類天生的就存在的迴避心理(說白點就是怕死心理)和好勝心理的相互作用來開的。大家是不是有過這種經歷:一場球,看的非常好的又下了的盤口而結果常常是輸的多,而看的感覺好但又沒膽下的盤口卻往往會打出!還有就是下得注碼小時(不是指金額的多少,而是指自己承受的能力範圍內)往往敢博一些看似危險的盤,結果卻是贏多負少!而一但把注碼加大到自己承受能力以外的注碼時就會縮手縮腳疑神疑鬼地了,這時看什麼盤都感覺有問題,而一看好了就所謂的“重註”時卻是輸多贏少!這又是為什麼呢?

道理很簡單,現金網是用你自己的錢押的注,而能常先打進網上的金額不會太大,因為大家自己是有信心能從公司贏利才玩的吧。這樣大家會只存一千或一萬進去,然後下注時會小心地玩,可能一注佔總資金的百分之十甚至百分之五。這樣輸贏都不會感覺有多緊張了,這樣就敢博一些危險盤,結果表明這樣的玩家是長玩還是能記得的,而且贏利還不少呢。

而用信用網玩的呢?好傢伙,有十萬身家也敢要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額度來玩,因為大家個錯覺:“再怎麼背也不會全輸吧!只要輸了我翻著玩或依靠勝率一定能贏利的。”可有這樣想法的人現在基本都是輸家,輸的還不少,有些已經傾家蕩產了甚至GAME OVER了。為什麼會這樣?就因為信用網是每天額度都一樣的,今天你輸了明天你還是能下滿額度的注碼,這樣你就有種錯覺:明天一定能扳回來。這樣下起來就隨心所欲了。一天下個十場八場是少,多的上百場也有。當然也有一注半倉甚至清倉的。其結果是偶爾可能會贏天把,但長久我敢說這樣玩的包輸!

因此,我建議還在玩的玩家不要再抱著靠玩球發財的美夢了,也不要想扳回輸的了。找個穩當的作用網存點錢進去慢慢玩,當娛樂也行,再定個目標,每天或每月贏輸多少就收手。這樣慢慢地你就能把心態修行好,才能不輸錢啦。

11.威廉西爾公司曾經說過一句話:每個星期有將近200場比賽,本公司可以控制其中的198場,而剩下的兩場是公司奉送給賭民們的。這句話雖然有寫誇張但也不全假,威廉為什麼會成為歐洲開盤最嚴謹的公司之一呢?因為他們的盤是由兩個諾貝爾數學獎獲得者運用精密的軟件所開的,其科學性和準確性在歐洲是首區一指的,你不是玩概率嗎?你的數學好嗎?比他們兩個還好嗎?所以我認為一個職業博球人眼中沒有比賽的區別,只有數字的概念,所有的聯賽都是一樣的。從真球贏錢不是你的本事,從假球中獲益才是對你能力的肯定。除非你是抱著玩的心態,沒想過贏錢那又例外。

12.上面說了,既然操盤手一直在工作,那就會有失誤,而他的失誤並不是當時就可以補回的,於是在他失誤時你要牢牢記住,以便在他下次彌補的時候跟進。賺取你的利潤。關於苦諦兄不玩除四大聯賽及外的方桉小弟不敢苟同,因為餘以為四大聯賽由於投注的人多,所以Dubo公司幾乎不會犯錯誤,而例如法甲和其他聯賽由於受關注程度不高,莊家會經常出錯,可以讓你的利潤實現最大化。後序:關於博球要靠運氣我不否認,但運氣在博球中佔的比例是很小的,也許我不能說服大家,那是因為我的技朮還不到家吧,這里或者外面玩球的人有幾個玩過6年以上的?我看是沒多少。而這6年這些人花的時間是多少呢?而一個小小的澳門彩票公司培養一個操盤手就要6年,6年中的辛酸苦辣你能體會嗎?6年後還只是做點小比賽,更不用說歐洲的大公司了,有的歐洲公司的操盤手具有幾十年的從業經驗,那相比之下你的技朮是否差了點呢?拿打麻將來說,三個高手,你一個新手,就算你運氣好能贏幾次呢?那三個高手的運氣再不好能輸幾次呢?千萬不要用運氣來解釋自己的失敗,那樣你永遠不會進步。只有正確的認識自己和莊家的差距,努力的學習,吸取別人看盤的優點,提高自己的技朮才是唯一取勝之道.我個人始終認為我是在博球而不是賭球,我是將它作為一種投資的手段,就像做股票一樣。

1.看不懂,看不准,沒有把握時堅決不模擬,因為如果你對比賽沒有認識,看不清楚時,你再模擬純粹是碰運氣,你的運氣有可能一次二次好有可能一直好嗎?千萬不能有僥倖心理,因為僥倖是加大風險的罪魁。君不聞自古聖賢皆寂寞,惟有忍者能其賢。但是一旦機會來了一定不能猶豫,猶豫是錯失良機的禍首

2.君子問兇不問吉,適可而止,見好就收,得心應手的時候,切忌得意忘形。因為貪婪和恐懼=博球之大忌,兵書有云:文武之道,一張一弛。貪戰。戀戰,持久戰是兵家大忌,千萬不可有那種今天好像很順,然後不停的下啊下,請記住一點只要你還在玩機會是永遠存在的,適當的休息是為了更好的迎接。

3.當大眾的觀點一邊倒時,你應冷靜的站到他們的對立面去。要記住贏錢的永遠是少數人。

4.勿衝動,但要果斷,知錯就改,切忌小錯釀大錯,保存實力才有翻身的機會。覺得當天不順手應立即退出來,待調整好狀態之後再尋找戰機。

5.常賺比大賺更重要,它不僅使你的資金雪球越滾越大,而且可以讓你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每次設立一個止損數,以免擴大損失面,因為重挫一次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既費時間又費力氣,更易搞壞心態。

6.分配籌碼—-職業和業餘的一個區別不是對比賽的閱讀能力而是分配籌碼。如果你的勝率在50%左右理論上你是不可能贏錢的。前提是你平均分配了你的籌碼。例:你下了10場比賽每場1000元,你的勝率是50%那麼你是輸水的,但換個角度說:你用10000元下了10場有5場500元還有5場1500元那麼你贏錢的概率一下子就大了起來只要5場1500的你勝了你就可以贏錢了。

7.首先對博彩公司和球隊要有個認識:歐洲的Dubo公司有幾百億的資本,有龐大的Dubo網絡,可以在同一時間內集中10幾億球迷在盤口上模擬,如果博彩公司開盤開的不好他也可以在一晚上輸的干乾淨淨,誰都知道歐洲球市火暴,明明一傢俱樂部負債累累,可是俱樂部主席還敢花5000萬甚至一個億購買球員,還敢花2個億辦什麼百年慶典,錢從哪裡來?答桉只有一個——Dubo公司支持,輸掉一場比賽。讓博彩公司把賭民的錢吃掉,又不影響該隊在聯賽中的成績,這就是賭球的陰謀。發明足球的人只不過發明了一種遊戲,會踢足球只不過掌握了這種遊戲的技巧,操縱比賽的人才是充分理解足球和他的所有功能,這種人是裁判嗎?是足協官員?是ZZ家?是Dubo公司的老闆,而他們的始祖便是發明足球Dubo的人。

8.了解一定的新聞和掌握看盤技朮——-很多人會從球隊狀態和實力去分析比賽,覺得自己和莊家有著信息不平等,其實莊家的意圖都在盤口中表露無遺,只要能夠看清盤口,莊家所掌握的你也能看到。不是說新聞不重要,新聞是重要的,但作為閒家你能掌握多少內幕?也許不到莊家的百分之十抑或更少,拿澳門彩票公司來說他們的正式員工還及不上其他非正式的員工,有多少公司僱傭的寫手,記者每天在各大報章上為他們寫虛假的情況,那你掌握的信息你說真實性有多少呢?

9.做足賽前的功課,一個不做功課的博球人是永遠沒有前途的,你可以算算你在一場球上用了多少時間,半小時?1小時?2小時?3小時?你覺得多嗎?我覺得太少!你知道一場比賽莊家要用多少時間?他們付出的要比你多的多,一般週末時歐洲和亞洲的操盤手經常是通宵達旦整日整夜,你能和他比嗎?中國有句古話叫苯鳥先飛。我們已經在信息上落後一步了,再在時間和準備上落後的話你如何上陣?

10.五大聯賽的看誰的臉色——-歐洲博彩公司,要充分認識歐盤的重要性,除了英甲亞洲人可以控制,別的都要看歐洲的臉色,不懂歐槃無疑是盲人走路,世界上有七大陪率比較公司,每家有每家的長處,歐洲陪率的變動都是有奧妙的,為什麼陪率會升?打個比方說吧,曼聯對紐卡。歐陪開1.50 3.40 5.00反應到亞洲是一球,在受注異端時間後歐盤變成了1.55 3.50 4.50這時就要分析一下了為什麼曼會升水呢?有三種可能:一是買曼的人太少,而Dubo公司看好紐卡於是提高了曼的水位以吸引更多的人買曼聯,順便拉低了紐卡的水位降低風險,二是亞洲的Dubo公司收了太多的紐卡,他們調整了盤口後然後把籌碼丟給了歐洲,在紐卡上狠狠的買了一口,如果亞洲陪率先動歐洲再動那就屬於這種情況,這時就要提防出假球的可能了,反之如果第一種情況出現則幾乎可以肯定曼主場不勝

4、賭波要用技朮賭波里面有技朮和運氣,我認為運氣佔60%技朮佔40%。技朮其實就是最合理地判斷對賽雙方的實力、形式、狀態,了解最精確的情報。這裡說的情報不是指所謂的料,有買料的錢不如用來僱兩個外語好的妹妹到對賽隊伍的官方網站了解球隊的最新動態,或者到歐洲博彩公司的網站看看歐洲哥們模擬比例等情況,我覺得只有這些才是真實的情報,比那些雲裡霧裡的“假球料”可靠的多。技朮還有一個就是積累盤口分析的經驗。這個辦法的道理很簡單,莊家用賠率攪亂正常勝平負比例的同時,他們對對賽的勝平負其實有最接近實際的預測。舉例,世界杯上巴西讓中國3球,這是攪亂的手段,如果該為中國讓巴西3球,這還算是攪亂嗎?先攪亂勝負,再利用升降水位、變換讓球的手段來吸引你、蠱惑你,這就是是莊家的技朮。這樣的技朮其實是在掩蓋他們的真實預測,並攪亂你的預測和判斷。例如,上輪意甲,澳門初盤,桑普主場受平手高水對拉素。不瞞大家,那場是我一直關注的準備3A拉素的場次,但是一看到盤口,立刻就取消了這個念頭——我被嚇到了。怎樣保持自己的判斷並識破莊家的詭計呢?首先是蒐集盤口,逐一把莊家的手段歸類。再就是從最實際的角度蒐集信息,了解每一個球隊,詳細到知道球隊主力陣容特點、身高、速度、配合習慣、打法、主力運動高峰週期、情緒波動狀況(以我們目前的信息渠道,這個只能是揣測。)每個位置的優勢和劣勢、賽場氣候、教練習慣以及工作狀態等等。然後把這一切綜合起來,得出自己的結論,再去看莊家的盤口,對位準確,可以3B——5B了,對位非常準確,可以1A-3A了。莊家蠱惑或者迷惑,要么放棄,要么果斷點——投機!這也就意味著賭波不是遊戲而是勞動了。注意,自己的資料和信息沒有全面建立完善前,和莊家的參照是無意義的。

5、保持清醒頭腦和適度的自信。說來說去,保持清醒頭腦和適度自信是最關鍵的。舉兩個例子。去年皇馬主場對社會。當時皇馬連續輸盤,而社會一路狂贏。開始我和許多人一樣都簡單地人為皇馬該反彈了,社會該歇歇了。但是一看盤口,皇馬讓社會一球/球半低水。莊家似乎也覺得皇馬必勝無疑。心理感覺和莊家對位,於是決定1A皇馬,按照我的習慣,1A必須研究雙方資料,研究的過程中發現:當時社會的後衛正在高峰期,而皇馬的勞爾、耶羅卻在低峰期,更有傳言羅那爾多不能上場。這一切,資料更全、專家云集的博彩公司不會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開出皇馬讓一球/球半這樣的盤口呢?毫無疑問,他們在暗示波友,皇馬勝算高,且安全,大不了輸一半。最可惡的還有他們在誘惑你快模擬,因為一球/球半低水很快就會變成球半。看來他們實際並不看好皇馬!至此決定毫不猶豫投機10A社會。感謝運氣,如果有在那場吃虧的波友,一定還記得當時的比分——0比0。而前面說的拉素的例子,又恰恰是沒有自信的表現,但是對於這場球,僅僅是吸取教訓,沒有覺得遺憾,您想,要是都那麼容易把莊家看透,球還有得賭嗎?準沒得賭,因為莊家們都去要飯了,沒人給你開盤了。最後說一點是關於料的問題。上賽季末,一個朋友找我借錢,當天澳門開甲A盤,對賽隊伍為:國力對青島。盤口一直是青島讓半一,低水。最正常的路子。朋友告訴我,不要上獨贏,去押進球數,押到最大。當時進球數最大的是7個以上,1陪64。朋友借錢的代價就是主動告訴這個消息,他借錢就是押這個。我把錢借他了,自己卻沒有押,雖然我知道他絕對有渠道知道是否有人控制這場比賽,甚至怎麼控制,但是還是覺得謹慎為上。如果大家還記得,那場比賽,澳門是在開賽前4小時忽然停止受注的,那場比賽的結果是青島5比4勝國力。買過料的波友,有人給過你這樣的消息嗎?如果一場比賽被控制了(注意,我不是說青島的這場比賽被控制,只是認為是巧合),控制者乾嗎要把消息給你呢?十拿九穩幹嗎不自己去贏定莊家?雖然我沒有模擬,但是事後還是給朋友的老婆買了一塊好表,沒別的意思,就是等著還有這樣的機會,這樣的機會絕對不會周週都有,但是1賠64,兩個賽季有一次也就足夠了!了這麼多,就是希望結識同道,共同研究探討,多幾個腦袋和思路對付莊家,共同富裕不是好事嗎?如果大家不發表意見,或者這個帖子迅速被賣料的廣告淹了,只好去別的地方找同道了。

老實講我之所以會到博球網是因為我喜歡博球這個名字,我不喜歡用賭球這兩個字,賭是一種遊戲,在這個遊戲中有多少人會很用心的去玩呢?不會很多吧?我自己是一個職業博球手,我進入這個行業有三年多了,可是真正用心的時間只有一年,也許我沒有什麼資格談論什麼博球,因為我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淼小了,因為我認為自己才剛剛在門口,還沒進門自然也談不上什麼高見,昨天看了苦諦大哥的一篇文章覺得寫的很好,文章寫的很專業,很詳細,真正能夠造福廣大波友,小弟我沒有什麼文化,但既然進了這行也算有點小小心得,以下是我引用和自己琢磨的一點小小心得吧,還望各路高手指正。

序言:博球其實就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每個站在戰場上的人應該很清楚的意識到他的殘酷性,多少人為他傾家蕩產,妻離子散,遠走他鄉,但是現在很多仍然“活”著的人仍然沒有意識到這點。作為一個閒家要想和強大的莊家鬥有勝利的可能嗎?回答是肯定的,能,如果稍微有點曆史知識的人都應該知道,中國人民解放軍是如何從星星之火開始點燃整個中華大地的,從弱小到強大用了將近15年,也許大家覺得這和博球沒有什麼關係,但是我覺得有關係,既然都是戰爭,就要講究戰略戰朮,比如說你手上有1萬塊,你怎麼用1萬塊去和幾百億的莊家鬥呢?怎麼樣才能把自己手上的1萬塊變成10萬,100萬,甚至是1000萬呢?那就需要製定相應的計劃和步驟,從而使自己逐步的強大起來,因篇幅所限,摘取一些供大家參考

歡迎補充指正:

1、明確投注範圍。首先圈定大範圍:我只在德甲、意甲、西甲、英超、歐洲冠軍杯、錦標賽模擬,其餘的比賽也很關注,偶爾模擬,但是絕對不超過1B,法甲、南美各項賽事和各國杯賽是絕對不碰的。然後縮小範圍:個人縮小範圍的訣竅是關注強隊,關注各隊狀態。以狀態來確定可能投注的範圍。

2、投注比例:個人人為,只要投注就是風險,無論實力對比多鮮明,都沒有必勝的把握,例如英格蘭對馬其頓。所以,投註一定要按照比例來。自己制定一個比例,絕對不破壞。一般的是這樣的: 投注劃分3個層次,第一層次為1B,只對自己有靈感、讓球比例不合理、實力相當但是對方商停嚴重的場次模擬。這樣的注碼主要下在主場隊伍。每個比賽日不超過三場; 第2個層次為3B到5B,這樣的注碼下到明顯強勢或者弱隊球隊身上,誰連續強勢或者連續弱勢就追誰,幾乎不用考慮。連續追阿森那16場10勝2勝半2走2付。連追波圖12場,11勝1走。連續追桑德蘭9場,全勝。連續追科莫11場,勝8走2負半1。最可惜的是A米客場3比0的那次!!!這種模擬類似於長捧,關鍵在於什麼時候收手。第三個層次為1A-3A,這樣的投注,一個月出現兩次到三次為上限。無論輸贏絕對不強求!!!這樣的投注需要所有交叉點完全匯攏的情況下才模擬。這裡的交叉點指強弱分明、強隊狀態大好、強隊無需分心、強隊必須拿分(或強隊放棄,但讓球奇高)、讓球合理、往績對比鮮明。上賽季這個層次的投注9場,6勝兩走(含A米客場戰科莫)1負。第四個層次為風險投機層次,模擬10A。這樣的模擬必須在贏夠10A的基礎上下手,如果沒有贏到,再好的機會也不出手。去年模擬5次,對賽場次分別為:西甲皇馬主場對社會,模擬社會;豐田杯模擬皇馬;意甲切沃主場對科莫,模擬切沃;冠軍杯曼聯主場對尤文,模擬曼聯;德甲拜仁主場對漢堡,模擬拜仁(輸)。這個層次的模擬,是必須需要長期追踪的,而且要只要有一點感覺不好立刻取消冒險的念頭。

3、杜絕賭徒心理個人認為賭徒心理是個男人就有,但是這樣的心理最容易壞事。以下是個人整理的賭徒心理和應對辦法。(1)得意忘形。贏球贏錢不高興那叫有病,但是得意忘形那叫作死。贏球之後,一定要冷靜复盤,考慮得失,不可覺得老子天下第一。切記,你贏球是正常的,因為如果沒人能贏,Dubo公司也就別辦了。關鍵是要知道自己是怎麼贏的,把規律總結出來。(2)六神無主。連續輸的情況人人都能遇到,關鍵要作到不輸的六神無主。更不要在這個時候輕信什麼料啊,內幕啊之類的東西,堤內堤外都輸錢,這個冤大頭咱們別當。(3)孤注一擲。前面說過,正常的對賽勝負比例不過53%對47%,也就是說沒有絕對的輸贏(人為操作的不算,這樣的例子後面將舉到),所以絕對不可以孤注一擲。孤注一擲無論勝負都可以讓你的心態失衡,心態失衡離殘敗就不遠了。(4)貪得無厭。貪得無厭主要表現在什麼盤都想上,贏多少都不收手上。莊家(澳門)每天開幾十個盤,每個盤他們都用幾十個人若干條消息渠道養活著,我們只有一個腦袋和幾條並不一定可靠的渠道來分析這些盤口,所以沒必要見盤就琢磨,只是牢牢抓住自己有感覺和關注的盤口進行分析、判斷。另外,贏了就是贏了,該收手就收手,別覺得自己的順風旗能一直飄揚。我每天只下3-5注,贏了打死也不加,輸了,說停立刻就停。(5)不翻本。大家都知道不能以一時勝負論英雄,所以,沒必要在一個晚上翻本。甚至沒必要在一個賽季翻本。01——02賽季,我輸了40A左右,但是咬緊牙關就是不加註不狂賭,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02——03賽季,我又一點一點地打回來了,如果在那個賽季狂賭,估計這會正找地打工煳口呢。

1、對賽勝負概率其實是賭波的關鍵,也就是說,比賽日近50場比賽中勝負究竟屬於誰是不確定的,但是勝平負的比例卻是大體不變的。依照我個人的統計(注意,不是非常準確,歡迎波友也提供自己的數據。)賽季比賽日的勝平負平均比例為-43%、25%、32%。主場胜平負的平均比例為——54%、33%、13%。

2、如此看來,如果我們平均模擬押主場球隊,似乎就可以萬無一失。但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比例數字莊家應該比我們還清楚,於是,所謂“讓球”就必然出現了。

3、讓球其實是讓勝平負比例溷亂並失去規律的手段。個人統計(再次聲明,僅僅為個人統計,失誤再所難免)讓球後的勝平負比例平均為:34%、9%、57%——9%為走盤。(以上數據採集於英超、意甲、德甲、西甲四大聯賽5年所有聯賽數據,鑑於法甲的不純潔,乙級聯賽的溷亂和人為因素干擾,各國杯賽的次要地位,歐洲聯賽的強弱對比以及形式明朗後的棄賽現象,不在本統計之內。)

4、34%、9%、57%的比例,恰好符合甚至高出博彩時候莊家保險的概率55%。但是,莊家精明,我們這些閒家也一樣精明。您聽說過一個比賽日把所有場次都押一遍的波友嗎?如果有這樣的傢伙,不是瘋了就是錢多的燒的。我們模擬,一般只針對自己有感覺或者實力對比鮮明的對賽場次。這一點,莊家也是知道的,於是,越是實力對比鮮明的場次,他們就越要下些功夫。這些功夫不是針對一場球下的,而是長時間的。以去年西甲聯賽皇馬為例子,去年皇馬38戰22勝12和4負。但是贏盤卻只有15個整盤6個半盤,走盤兩個,輸半盤2個,輸盤13個。而皇馬所有贏盤的澳門初盤平均水位為0.85,終盤平均水位0.825,我們以均注1A為單位計算,捧定皇馬一年下來不過贏1A左右。其實,我們仔細研究就會發現,皇馬贏盤集中在聯賽初期和結尾階段,中間有很長一段時間皇馬就是不贏盤。大家想一下,那個時候誰也不知道皇馬最後的走勢是什麼樣子,即使有人告訴你是上面的結果,你又肯相信嗎?於是,長捧的現象幾乎不可能出現,或者大家捧到自己輸了的時候就離開了,恰好失去了拌回的機會。但是,話說回來,即使你不離開,繼續捧,如果皇馬就是不回頭,哪不是更慘嗎?22場胜利和15+6X0.5個贏盤,這就是莊家利用讓球打破比例規律的最好例証。

5、莊家用盤口、讓球,打亂了我們對自己對強隊的信賴,逼迫我們到實力對比更均衡的對賽中冒險,前面已經說了,在這樣的對賽中冒險,我們勝出的可能更小,於是莊家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世界上沒有常勝將軍,莊家如此,我們更如此。想贏錢,就必須有自己的辦法,以下是我個人的一些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