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球賽分析家Paul Kulhavy有以下一名句:足球博彩並不只是有關統計數據和球隊新聞消息。博彩組合的其中一環是要知道球賽的熱錢去了那裡。(Football betting is not just about statistics and team news. Part of the betting puzzle is to know where the big money is going on the game.)

天朝足彩中的勝負彩源於歐洲博彩的標準盤,即競猜球賽的90分鐘連補時的法定時間內勝平負賽果。進球彩則和俗稱波膽的正確比分玩法雷同,而醞釀已久的單場彩更會揉合更多西方博彩玩法。以上看盤分析球賽的理論當可應用在足彩上。

為什麼要看必發交易數據?最簡單的理由是世界上具規模的博彩服務提供者裡,只有必發是公開交易數據的。俗稱莊家的傳統博彩公司,運作方式原則上是與客戶(即投注者)對賭,實質上是透過不同投注者投在不同相對選項的注碼進行對沖賺取賠率上的差額利潤。由於莊家與客戶的關係基本上是對立的,投注者贏莊家便要賠本,因此莊家不可能公開它的交易數據協助客戶贏錢。那為什麼必發又肯公開數據呢?這便須先了解必發的特色。

必發並不是莊家,而是博彩交易所。它本身不受注,只擔任中介角色,促成不同客戶之間的買賣交易,即每一個交易的莊家與買家都是它的客戶,而必發只從中抽取贏家一方的小比率佣金作為利潤。換言之,每一項交易誰贏誰輸都不影響必發的業務,因此它不介意公開詳細交易資料。

交易所並不只必發一家,那麼為什麼要選擇必發?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博彩交易所,每周成交量愈七億港元。在體育博彩歷史悠久的英國,必發一家的交易量己佔去整個市場的近九成,可說是壟斷的局面。必發在英國以外的市場發展亦十分活躍,近一年來它已取得在馬爾他和奧地利經營的牌照,並陸續向世界其它主要市場擴展,真正國際化的博彩交易所,可說只此一家。必發在2003年獲得英國商界最高榮譽的英女皇傑出企業獎,這獎項是由英國政府評核,並以皇室之名頒發,足證必發的成就和地位。以必發的卓越市場佔有率,單看這一家的交易量己足以代表全球交易所的行情。

另外,必發的技術優勢能在一分鐘內處理多達12000宗交易,即每秒可成交200宗。它的行情變化絕對具代表性。

有人以為博彩公司的賠率是反映其對賽果的判斷,莊家判決會輸的一方便提供高水位吸引買家以達到贏利目標。若能理解具規模的博彩公司是以對沖客戶賭注賺取水位差額贏利,便會知道這想法不盡正確。博彩公司的賠率是要平衡賭注,少人買的一方它便要提升賠率吸引註碼以對沖受了熱門一方的賭注。當然,這樣亦可以推敲其交易狀況,但總不及從必發市場上已成交甚至是已掛牌還未成交的注碼及賠率般準確了解行情。

怎樣看必發的行情數據?必發除了提供大家熟悉的標準盤、亞洲盤、大小球等,還有可以在同一場球多達二十多種不同的玩法,不過就算玩法不同,提供的數據類別都大同小異。最重要看的當然是已經成交的金額和賠率,直接反映那一方是熱門和究竟熱賣到那一地步。已掛牌而未成交的數據也有很大的參考作用,這可讓您了解買家與賣家(即莊家)的心態,理論上這兩方是對立的。

波膽玩法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直接猜比分,但是如何去猜測呢?這裡也有一定的學問。如果你是第一次玩波膽,你可以選擇兩到三個波膽去下注,因為這樣相對來說可以使你把握更大一些。或許有些朋友會問:“那又如何從眾多比分中去挑選概率最大的兩到三個呢?”其實這並不復雜。打個比方,A和B對陣,相關的波膽有26項,如果你想買波膽,首先要把大範圍縮小。也就是把這場比賽所進球數在心裡有一個概念。一般情況下可以分為兩檔,也就是3球以下和3球以上(含3球)。比如你確定了這場比賽是在3球以下,但是3球以下會出現6種情況,那麼你選擇的範圍一下子就縮小了許多。然後根據你對比賽的判斷剔除最不可能的三到四個,那餘下的2個你可以全包,也可以挑選一個最有信心的去買。相反如果你判斷這場比賽會進3球以上,那麼難度就略微大一些。比如你覺得不可能出平局,那你可以把所有的高比分平局全部捨棄。然後在其中選擇你覺得最有可能的賽果。

以上只是最簡單的波膽競猜方法。如果有的朋友實在覺得波膽的競猜難度大,那麼我為大家介紹一種波膽走地保護法。簡單的說就是買有走地盤的波膽。用這種方法可以在一定的情況下保護自己所買的波膽。

具體來說,你可以在比賽前買一個或幾個最常見的比分,就像2:1,2:0等等經常能打出的波膽,雖然這些波膽的賠率相對較低,但是在走地中一般這樣的波膽最容易保護。

舉個例子,上賽季德甲聯賽中勒沃庫森對拜仁慕尼黑一場球,我先判斷拜仁慕尼黑不勝,然後我買了勒沃庫森2:0,3:1德波膽,分別是13倍和25倍。比賽開始後,勒沃庫森先進一球,這時千萬不要出手補倉。比賽才剛剛開始,賽場上瞬息萬變,因此需要耐心等待。下半場剛剛開始勒沃庫森又進一球,只要不再進球,那麼波膽就中了。此時可以把買波膽的本金數字投入走地盤3/3.5高水的大球,因為

如果拜仁慕尼黑在以後的比賽中淨胜1球你可以通過另一種方式來繼續保護。

如果打平妳都可以收回本金。

如果不進球那麼相當於收入一個9倍的波膽。

在餘下的比賽中勒沃庫森又進一球,這時候你的2:0波膽已經宣告沒有了,但3:1的波膽希望仍然存在,這時可以繼續保護波膽,因為前面你已經買了3/3.5的大球,這個時候你可以補買一份波膽的本金再買一份大球,這樣在這場比賽的波膽投注上你已經坐和望贏了,無論比賽打成什麼結果你都不會損失什麼。

最壞的結果就是走水。如果拜仁慕尼黑打進1球結束,那麼你等於花1份投注中了一個25倍的波膽。

如果朋友們對此非常感興趣,不妨可以自己嘗試一下這樣的波膽走地保護組合投注。

對於廣大彩民來說,歐洲賠率是較為複雜的理論,要想熟練運用還是比較困難的。想掌握和使用好賠率,就要將博彩理論和實踐很好的結合。因為,再好的理論也需要用比賽來驗證,隨著理論知識、實踐能力、技術能力的不斷提高,比賽預測就會越來越準確。下面介紹一些賠率分析方法,希望能夠對彩民學習和掌握賠率提供幫助。

平均賠率

分析一個博彩公司的賠率肯定有一定的片面性,因為每一個博彩公司賠率的調節係數都是根據這個博彩公司所覆蓋的投注者的偏好進行設定的,所以不同地域的博彩公司開出的賠率數值是不同的,再通俗地講,博彩公司開出的賠率符合大多數人的願望和觀點,這樣投注結果就可以達到平衡,所以博彩公司的賠率並不代表他們的真實想法和觀點,他們要遵循市場規律去運作。如果只用某一個博彩公司開出的賠率去進行分析,那麼得出的結論肯定是有偏差的,而且是不准確的。平均賠率是具有參考性的數據,如果把20家以上不同地區的博彩公司開出的賠率進行平均,所得到的平均賠率就可以“過濾”掉帶有“水分”賠率調節係數,這樣平均賠率就比較客觀地表述比賽雙方的勝、平、負率,這樣處理後的數據就具有一定的真實性和參考性。

賠率走勢

博彩公司開出初步賠率後,一般還會進行調整和變化。這是受賽前一些不可預知因素的影響,如球員傷病、俱樂部動態、比賽目標等。還有就是投注出現不平衡,需要調整賠率使得盤面平衡。以上屬賠率的正常變化,再有就是博彩公司有意誤導玩家,影響玩家的投注方向,這是賠率的非正常變化。掌握賠率走勢,需要觀察臨場賠率的變化,再結合比賽狀況和實力、狀態等因素加以識別,判斷賠率走勢是否正常,變化是否合理,並認清莊家的真實意圖。

賠率統計

對於一場比賽而言,不同的博彩公司開出的賠率會有所差異。但對於一家博彩公司,在一段時間內,會有一個相對穩定的賠率體系。彩民可以選擇一兩家博彩公司的賠率進行長期的統計,每場比賽前將賠率跟以往所有的相同賠率進行比較,找出相對規律性的賠率,在結合比賽結果出現的概率作為判斷比賽的重要參考。當然,在博彩世界中,絕對的規律性是不存在的,否則博彩公司的豐厚利潤就無法獲得了。

賠率分散性

比較多家博彩公司的賠率分佈,如在一場比賽中,各個莊家在某個結果上所開賠率較為一致,即相差很小的情況,則反映出博彩公司對這一結果所開賠率較為謹慎。而其他結果上的賠率分散性過大,則反映出莊家對這一結果所開賠率較為隨意。賠率開高或是偏低很有可能是博彩公司在引誘買家投注。比較起來,賠率開得相對謹慎的結果是出現可能性較大的,相反,則是出現可能性較小的。

識別準確的賠率

歐洲有眾多的博彩公司,因消息來源或是對比賽熟悉程度不同,對比賽結果的判斷也會有所差異,但這種分歧不應該過大,如果分析各個公司的賠率,發現某家公司的賠率與其他公司的賠率明顯不同,那麼往往意味著這家公司對這場比賽有著更準確的判斷。有經驗的彩民往往會同時參考數家、甚至幾十家歐洲博彩公司的賠率,從中找出賠率值有差異的地方,並找出博彩公司看好那支球隊。另外,各家博彩公司一般會有相對熟悉的國家和聯賽。一般認為,立博對英超、意甲比較了解,偉德國際對西甲較為熟悉。彩民可以通過自己的研究和驗證,找出各個聯賽、不同比賽中相對準確的賠率作為參考。

關於如何分析賠率,以上只是算是經驗之談。分析方法只是一種手段,關鍵在於熟練運用。片面的、不合理地套用某種理論和方法,或是單信其一準確度都不會高。而且,影響比賽勝負的因素有很多,有經驗的彩民會考慮到所有會影響比賽結果的信息,並加以識別和利用。總之,運用賠率分析對於足彩竟猜,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當然,要想達到很高的命中率,運氣也很重要。

有一定水平的朋友都知道,冷門升盤通常上盤都比較好,但澳門盤常常採用反誘手法,讓玩家沒有可用的絕對規律。這也是澳門盤難看的地方。但同樣*弱勢升盤卻少有心理盤。我們來看下意甲的這場顛峰之戰。

AC米蘭0.80平手尤文圖斯

朋友們應該對這場比賽有所印象。當時尤文聯賽勢如破竹AC米蘭確是相形見絀。尤其是防守讓人失望。以往強強對話主隊只讓平手很容易成熱門輸球。但卻要看具體形勢以及水位。這就是個例子。由於今季AC米蘭防守太差尤文狀態太好。玩家初步感覺是AC米蘭取勝難度比較大。若只是如此有主場優勢玩家或許還是願意稍傾向主隊,但這個盤最關鍵的地方在於AC米蘭去年主場輸給尤文過,玩家看到這點不再放心主隊不輸。澳門盤開AC米蘭讓平手低水。同樣是很常規的做盤。沒有一方可以開平半,平手盤雙方基本均衡,但這種投注量比較大的賽事。即使讓不起平半澳門若肯給一方低水。對其不輸還是有信心的。否則就要承擔高賠付的危險(這樣的例子後來有切爾西平手低水阿森納費耶諾德平手低水埃因霍溫)所以看澳門盤我認為米蘭低水應該是31的局面。

但隨即看了*盤口卻發現米蘭勝面極高。*初時也是平手低水。但在當天下午就升到平半超高水,因為主隊不處於投注強勢。平半盤玩家基本都是衝下盤去。那麼平半盤要判斷只是一*是否反誘。二是否是判斷平局做半個盤交收,首先否定的是第二點。因為這個盤投注心理上主隊有輸面那麼平半超高水玩家不再是覺得上盤最多輸半而去上盤。至於第一點我憑以往的經驗*弱勢升盤沒有反誘。所以東南亞公司應該是判斷米蘭勝面極高,從而看破澳門也是看到了平手上盤也不熱而樂得給低水。

由上可見了解一個公司的操盤特點後由於承認博彩公司在信息把握的均等基礎下。我們在看澳門盤看不明白其真實意圖時利用對一個公司操盤特點的了解與澳盤對比絕對是一個殺手鐧。

一般亞盤公司大致分為三類,澳門獨自為一類操盤手法最為豐富精彩,常常不按常理出牌是為詭異。

立博偉德因亞盤不屬於主流業務操盤手法最為簡單基本是熱門降水冷門升水不看好就直接升水是博彩公司中的老實人。是為客觀而其餘如東南亞諸公司。

皇冠等大小公司地點規模各異。但盤口操盤手法實際大同小異。有著澳門的誘趕卻不如澳門張揚。有立博的客觀卻不呆板。我們且來與澳門對比具體欣賞下他們的特點。(這里為了敘述方便,我且以*國際為例)。

冷門退盤多反誘。這種後莊盤口與澳門最大不同就在於在受注高峰盤口變動教少,以*為例。*盤口一般水位上調節較多即使是給超高水也不輕易退盤。而澳門則多選擇變盤而很少給一方超高水。但實際中若*在受注中選擇退盤,那麼意味著這場比賽莊家心中已經有底,且退盤方若是能保持低水勝面極高。我們來看下具體例子。

塞維利亞1.05半一馬拉加0.80

塞維利亞實力無疑高出不少,只是近期狀態欠佳冬歇期後兩戰皆敗。主場錄的4勝3平1負馬拉加近六戰也只有一勝客場2勝2平4負。歐賠基本都是1.66 理論盤口可開半一中水,澳門初盤開半一中水中規中矩後一直給上盤滿水不變。很常規的做盤玩家博上盤看不到信心所在博下盤又擔心實力有差距。但這個盤最關鍵的心理因素在於往績。澳門推薦寫明就是主隊居然近8場沒有贏過對手。看到這裡我頓時覺得上盤高水有戲。但是這也是澳門盤難看的地方。由於上盤不處於投注強勢。澳門固然是從初步的中水調到高水。你可以理解為上盤給高水阻上盤投注但若澳門規矩做盤不看好上盤給下盤低水也是可以的。但隨後看到*盤口我認為上盤基本是重點。澳門一直給半一滿水不動。*初時也一直是半一高水但在臨場兩小時便退盤半球低水。由於這個退盤比較晚顯然最大可能是受注引起的,且半一高水玩家很難去上盤多*若是有心誘上。以澳門多變的作風沒有理由願意堅持半一收下盤。*一貫都是不看某方寧可給超高水也不退盤。所以綜合兩家公司特點,當時看法是*必定不是誘上盤。無論是下盤受捧還是給上盤低賠付都是上盤利好。而結合上期所說的澳門半一不退半球做全盤的理論,澳門願給半一實際已經是對上盤至少贏兩個有較大信心。回顧這個盤,關鍵在於,一,了解澳門特點變盤多而*正誘變盤少由此斷定澳門是在阻上盤二*退盤時間晚且上盤不是熱門。這樣如上盤不熱澳門不變*退盤上盤打出例子較多。朋友們可自行總結留意。

第一、大家都明白外圍莊出貨到東南亞賺水錢的道理,同樣的歐洲一些小搏彩公司也不會自己冒險,這就是大家看到返還率的差別了;所以在參考他們賠率的同時應該選擇性地對照幾個大公司的賠率,看這些公司得到了什麼小道消息,更願意接什麼貨來賺差價,意思就是對照該公司通常開出賠率,哪一邊故意給高了以吸引投注(因為某些公司任何結果的賠率都比大型的公司低),這是一個非常新的思路,而且可以讓很多故意參考小公司賠率的同志們有一種新的想法,以免誤入歧途。

第二、SSP公司受到的關注是不太正常的,我希望大家先要弄清一點。SSP公司根本不是一個正常的搏彩公司,該公司註冊金額和受注形式都達不到一個基本搏彩公司的要求,相似的還有德國的oddsets(註冊地也不在德國)。對它們的吹捧確實是非常過分的。而我所要讓大家知道的就是,SSP公司根本不接受單註投注,只接受賠率二串一或以上過關,所有受注都會出貨到William Hill之類的英國公司,而他們之間也保持著不錯的關係;SSP公司甚至連自己的分析班底都沒有一個。

第三、由於SSP公司開的賠率本來就偏低許多,加上與William Hill的關係所以作風相似,也就是一般不作賠率調整,如果臨場調低的那一邊輸的機會大於80%,這點請大家注意,原因我就不介紹了。

 

 

5、極限心理。

還有這麼個容易被忽略的東西,就是總有些人喜歡追逐冷門,這當然也是造成投注比例變化的重要原因。

6、賠率本身。

別忘了,賠率本身也是具有誘惑性的。假設曼聯主場VS桑德蘭,給1.8的主勝賠率,會對你心理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當然還有其他的因素,這裡就不細說了。但是看了上面六點,你不怕嗎?全是你賴以生存的法寶,結果個個是陷阱,你難道真的一點恐懼都沒有?

這裡還不得不提一個理論——當然,這是對盤口而言的,但是,對於賠率,我認為同樣有效。這個理論,解決了為什麼盤口、賠率派難勝實力派的問題。這個問題本身叫做:“硬幣理論”。

以下就是所謂的硬幣理論:賭盤口只有兩個選擇,不是上盤就是下盤,而上、下盤輸贏的機率是一樣的,隨著賭的次數的增加,上盤和下盤輸贏的結果基本是相等,就好比擲硬幣,在擲的次數少的情況下,正反面的結果有差別,而隨著擲的次數的增加,正反面的結果肯定會很接近,最終會相等。這就是“莊家”能長期贏利的道理,反過來你參與的次數越多,輸錢的可能性就越大,從統計看,玩盤口能贏利的不到2%,絕大部分參與者都是輸錢的結果。另外這種玩法可以說技巧性不是很大,老手和新手輸贏的可能性基本是一樣的。

這裡,我特別要強調一下,賠率、盤口對博彩者的影響。

假設一場比賽:尤文VS國米,很顯然,從實力來看,這是什麼結果都有可能的比賽。得,實力派直接310包了。但如果——我是說如果,賠率給出尤文1.66 3.40 4.80呢?而盤口尤文讓半/一球中低水呢?若你是賠率、盤口派,你會怎麼想?是不是思維已跳到尤文能不能贏盤上去了,而且是不是覺得給國米4.8的賠率,而且讓半/一球,國米基本沒戲了呢?

我知道有人會反駁我,但事實就是這樣。至少大部分人會認為國米根本沒法贏。04賽季時,同樣是半/一球,國米1:0勝了尤文。同理之於AC主場對尤文的那個平/半低水,是不是好多人都認為AC不敗呢?

所以,賠率對博彩者影響最大的地方就是,容易把大家的思路往上盤引,而且即使出下盤,也容易忽略下盤球隊取勝的可能,此其一也。

此外,我關注了身邊的博球者,幾乎沒一個是認真看比賽,分析戰術套路打法的主,很顯然,這也直接成為莊家控制博球者的重要因素。當一個人迷戀到博球之中時,對足球本身顯然關注度會大幅下降的。沒有了實力、狀況、打法的基本分析,再好的博彩者也是一個廢物。

1、初始投注者。

什麼是初始投注者?就是初參賠率一出來,搶第一時間投注的人。這部分人分為兩類。第一類的思維,一般而言是靠基本的實力和狀態在看事,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實力派。第二類的思維,一般而言是靠賠率進行主觀臆斷的人,這是我們所說的初始賠率派(剛摸到賠率的表象的人)。

2、非受注高峰期之受注初盤投注者。

什麼是非受注高峰期之受注初盤投注者呢?就是在比賽的受注賠率剛剛開出,根據受注賠率和初參賠率的變化而進行分析,然後投注比賽的人。這部分的人是典型的一知半解,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朦朧派。

3、非受注高峰期之誘使階段投注者。

什麼是非受注高峰期之誘使階段投注者呢?就是在離比賽臨場前四小時之外(粗略時間),投注比賽的人。由於賠率對人的思維有慣性的影響(下文將闡述),這部分的人一般會受到賠率的引誘而逐漸走偏門,博“下盤”。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下盤派。

以上三個階段的人,往往其投注比例都是非常不精準的,這三個時段的投注比例沒有任何參考價值,但是,會對第四個階段的人群造成非常大的影響。而第四個階段的人群,才是莊家想真正上手的羔羊。

4、受注高峰期投注者。

什麼是受注高峰期投注者呢?很簡單的說,就是比賽臨場時的投注者。而這段時間內的投注者,往往自視甚高,屬於研究賠率、盤口的高手級別,但是,由於前三個階段的引誘,這部分人的思維已經開始了轉變,比賽的投注比例開始不斷變化,這個時段的投注比例,一直要變化持續到臨場開球之時。但是,雖然變化劇烈,但是卻是最精準的。

在無數場比賽后,看完你無數次被強姦時的淫蕩表情之後,我們驚人發現,原來,第4個階段最初時段的受注比例,是和臨場受注比例最具有可比性的數據。也就是說,如果你拿到第4個階段初始的受注比例,而且懂得分析受注的走勢,即使你拿不到臨場的受注比例,你也可以避免被強姦。

那麼受注的走勢有哪幾方面可以影響呢?實話告訴你,希望你不要流冷汗。

1、歷史交鋒數據。

許多人視歷史交鋒數據為法寶。結果一次次被歷史交鋒所顛覆。

2、盤路走勢。

為什麼莊家要給你說個長捧指數,給你說最近的贏盤情況、輸盤情況,請君入甕你知道不?

3、新聞造勢。

新聞,你信麼?總有些自稱專家的人給你分析某場比賽,結果很悲哀,莊家不會虧錢,他們拿著自己應拿的薪水,虧的永遠是你自己。

4、球隊信息。

莊家會時不時的給你透露點球隊方面的信息。信息都是真實的,但是你敢信嗎?莊家決不會透露所有信息給你,這個陷阱,陷進去可出不來。

第一部分:讀懂盤口和賠率。

你知道盤口和賠率是什麼嗎?你也許很肯定的告訴我:“這玩意,我知道,就是我賺錢的工具”。我說,你被騙了,賠率和盤口,實質是莊家賺你錢的工具。不要妄想你能征服賠率和盤口——你永遠不可能達到那個境地——因為莊家絕對不會比你笨。

給你這樣一組數據:2.3 3.1 2.8,代表什麼?難道真的就那麼膚淺的代表,主勝後,投注主隊的閒家就能獲得1.3的高額回報?就這麼簡單?許多人都這樣想,人的智商其實相差並不大。只是我告訴你,莊家不這樣想。這個數據下面,隱含著一個非常重要的內部數據,而這個數據,可以說是決定你成敗,決定你是一夜爆富或者傾家當產的命運之繩,這個東西,叫做“受注比例”。

受注比例是什麼東西?受注比例就是所有投注人投向一場球胜、平、負的金額所佔總金額的百分比。這是決定莊家最終贏利的所在。

在這裡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如果你不是特級操盤手,你永遠不可能知道一場比賽的臨場受注比例是多少。如果你不清楚受注比例是多少,你就根本摸不透莊家的算盤是怎麼打的,就像你在沒脫掉女人的內褲前,你永遠不知道那個女人究竟是不是處女一樣——也許儘管那個女人外表非常風騷,但事實上她依然可能是個處女。所以,你是一個只在渴望通過自己的判斷來辨別自己將要上的是一個處女還是一個蕩婦的標準性飢渴男人,然而無論怎麼樣,除非你脫了那個女人的內褲,否則你根本鬥過那個女人。

有個理論叫“酒吧理論”,我認為這裡有必要給大家闡述一下。

什麼是酒吧理論?酒吧問題(Bar problem)是美國人阿瑟(WBArthur)1994年在《美國經濟評論》發表的《歸納論證的有界理性》一文中提出來的。該問題是說:有一群人,假如總共有100人,每個週末均要決定是去酒吧活動還是待在家裡。酒吧的容量是有限的,比如說空間是有限的或者說座位是有限的,如果去的人多了,去酒吧的人會感到不舒服,此時,他們留在家中比去酒吧更舒服。我們假定酒吧的容量是60人,如果某人預測去酒吧的人數超過60人,他的決定是不去,反之則去。這100人如何作出去還是不去的決定呢?這是一個典型的動態群體博弈問題。問題對於前提條件還做瞭如下限制:每一個參與者面臨的信息只是以前去酒吧的人數,因此他們只能根據以前的歷史數據歸納出此次行動的策略,沒有其它的信息可以參考,他們之間更沒有信息交流。這個博弈的每個參與者都面臨著這樣一個困惑:如果許多人預測去的人數超過60,而決定不去,那麼酒吧的人數會很少,這時候作出的這些預測就錯了。反過來,如果有很大一部分人預測去的人數少於60,他們因而去了酒吧,則去的人會很多,超過了60,此時他們的預測也錯了。因而一個作出正確預測的人應該是,他能知道其他人如何作出預測。但是在這個問題中每個人預測時面臨的信息來源都是一樣的,即過去的歷史,同時每個人無法知道別人如何作出預測,因此所謂正確的預測幾乎沒有。

這就是酒吧理論。

酒吧理論告訴了我們什麼?告訴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是主觀的,而莊家是客觀的。莊家通過客觀的分析和實際的表現,得出了正確的數據;而你通過自己的臆斷,也許蒙對了數據,但更多的時候——我告訴你,你被迷奸了。如果你通過N個公司的表象而得出某個數據,那我認為,你被輪姦得很慘。

酒吧理論之上,是個更精確的數據問題。由於人的性格分為許多種不同的類型,大致歸納為四類——反正就是粘稠型、衝動型什麼什麼的。因此決定了在對一場比賽的受注比例的分析和思考過程中,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往往會有不同的分析角度,和分析結論。所以,要想以一己之力,分析出當場比賽的實際受注比例,無異於坐井觀天。即使能分析個什麼像樣的數據,也是理論上的思索——也就是說,把所有人的思維等同為同一種人的性格來思考的。

做策劃的人都知道,市場需要細分的。投注的人群也是需要細分的。由上可得。在投注比例的數據被莊家控制,並且不為世人所知的情況下,你無法進行“市場調查”,也就無法對市場進行細分,所以無法得出真正的投注分析和莊家的贏利情況。

有人會問,你說了那麼半天,不就是證明賠率無用嘛?那你還用它幹嘛。我說:用,當然要用。關鍵不是用賠率,而是用內部數據。內部數據是什麼,我前面不是已經說了嗎?內部數據就是從莊家的受注比例裡引申出來的一些與莊家贏利直接相關的東西。在此僅僅提一下:

1、莊家實際盈虧。(計算方法個人保留,私有技能決不外傳)

2、莊家凱比值。即凱利指數的內參數。

3、莊家SP值離散係數。(計算方法個人保留,私有技能決不外傳)

4、其他。

我知道有些人不服氣,會跟我說:你大爺我就是看盤、看賠高手,我勝率百分之多少多少,或者我是某某報的博彩專家,或者我中了500萬什麼什麼的。

對此,我只能說:如果沒有正確、有效的分析出內部數據,研究出投注比例,博彩的結局是——面對如何在僅有瓢和勺的情況下把浴缸裡的水弄乾淨時,結果“洋洋自得地選擇了瓢而不是用勺”,又或者“用N多辦法把浴缸裡的水全部分解成氫氣和氧氣,再如何如何……”等等,其實,我們需要的僅僅是找到浴缸中的塞子並把它輕輕拔起來(轉)。

哼,高手,再高的手也摸不到天(轉),在我眼裡,你不懂內部數據,不懂酒吧原理,不懂投注比例,你那些所謂的相同賠率統計,所謂的盤路分析,所謂的主流賠率對比,都他媽就是一陀屎,而你,也就是一個被強姦或者輪奸的可憐蟲而已。

第二部分 盤口淺析

昨天上網,發現有些朋友說沒有看懂我的第一篇文章,其實如果我把它換個名字,也許主題就一目了然了。最初,我所思考的題目是“讀懂盤口和賠率的內涵”,其中所要講述的實質是一個概念,這個概念的名字叫:投注比例。這篇文章是我後幾面文章的一個開篇,當然如果你沒讀懂我的第一篇文章,那麼理解後面幾篇文章來,就顯得比較吃力。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我將為大家仔細探究以下幾個問題:

一、看盤。

二、看賠。

三、內部數據處理方法。

也許有人會覺得怡笑大方。但我自己認為,這套方法,在我個人經過長時間的摸索,通過不斷的驗證後,具有一定的可行性。而且,我有必要保證,這套方法絕對是我個人的原創,若有別人發表過,我天打雷劈。當然,目前為止,我個人認為,這些看盤、看賠的方法也是一陀屎,如此而已。

還有一些人說,你這根本就在忽悠人。對此,我只有說,忽悠不忽悠,那是我的權利。但是看還是不看,用還是不用,那是你的權利。如果你看了,覺得有用,而且能讓你在單場的拼殺中賺到錢,那請你給個大拇指,如果你看了,覺得沒用,而且讓你虧了錢,那你可以在我的貼子裡亂拉大便。但如果你純粹是為了找我的茬,存心跟我的貼來罵我娘,我只有說,請把你的屁股檫乾淨。

這篇文章裡,我要講述的,是我自己的一些看盤心得。看或不看,在你自己。

一、盤路分析。

盤路分析,我認為是這個論壇乃至所有論壇上最多見的一個詞。但事實上有沒有用,我自己心裡沒譜。在無數個日夜的觀察中,我通常會看到許多人在淚眼朦朧的進行複盤,分析盤口實際上代表什麼意思。馬後砲!這就是我從盤口旋渦中爬出來後最想說的一個詞。复盤,就好像一個處女被人騙上床破了處後,再來找原因一樣。什麼他力氣太大,什麼他說的話太動人,什麼我反抗了但是沒反抗過他,都他媽廢話。被上了就是被上了,找那麼多理由幹嘛。

所以,打心眼裡,我就是反對複盤的。我們所需要的,是能未卜先知,而不是事後諸葛。要先知先覺,那麼你必須知道盤口究竟給出的答案是什麼?這裡有個詞,上一篇文中已經提到了——叫做盈虧。我認為這裡有必要再強調一下。其實通過運算我們發現,幾乎每一個莊家,其盈利點並不是一個結果,而是兩個甚至三個結果。這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說,大多數的比賽,無論打出勝或者平的結果,甚至是打出勝平負三種完全不同的結果,莊家依然是盈利的。在實際跟踪過程中,盈虧表現出了很強的一點在於:莊家能直接鎖定一個固定結果的比賽——我們通常所說的具有完全偏向性的比賽,佔20%;而莊家不能直接鎖定一個結果的比賽,佔80%。但是,即使莊家不能直接鎖定一個結果,只要能鎖定投注比例,莊家就能保證盈利。

聽起來是不是很恐怖,外帶有點悲哀?還有一點說起來更讓人悲哀的,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這種感覺——我相信至少60%以上的球友有這種感覺,就是半/一球、一球、一球/球半盤,其看盤的成功率遠高於球半以上盤,或者半球、平/半盤(平手盤除外)。為什麼會出現這個問題?其實是個球隊的思維問題。開出球半以上盤的比賽,上盤一般比下盤強得多。而在強隊的思維里,所追求的,也許並不是要贏幾個,而是要得到比賽的勝利,這就直接導致了很多比賽的進球數難以預測的情況,加大了看盤的難度。而我所述說的那三個相對容易看透的盤,上下盤球隊實力本身有一定的差距,從實際盤口來看,上盤只要贏球,基本就可以保證不會虧本(一球/球半盤可以走半),而這種情況下,要判斷上盤能否贏球,應該是比較容易的事。這兩者最根本的區別是能否贏球和能贏幾個球的問題,這就直接造成了半/一球、一球、一球/球半盤,看盤的成功率遠高於球半以上盤的情況。而半球、平/半盤,則由於兩個球隊的水平實在差距不大,光從實力上來看很難說誰能穩勝,所以,其難度也比半/一球、一球、一球/球半盤大許多。至於平手盤,個人認為,這估計是難度最小的盤口,為什麼呢?因為勝、平、負三個結果中,已經有一個結果被忽略了——平局。

上述問題證明了什麼?證明的是:所謂盤路分析,不過是所謂的看盤高手一葉障目的表現而已,盤口,追溯其源頭,實際上就是比賽本身,所以我們其實是在繞圈子,不過是把一個碗裡的水倒到另一個碗裡,僅此而已。但我們依然要分析盤路,目的是什麼?目的就是認清盤口的內在問題。

在我的思維里。看盤高手無非用的是三種方法。其一是線式方法。我個人認為這是最初級的方法。所謂線式方法,就是抓初參、抓受注、抓臨場三點為一線,根據這三點時段盤口的表現,以及盤口臨場時的表現,決定盤口的上下取向。其二是面式方法。我個人認為這是中級的方法。所謂的面式方法,就是跟踪某一個公司盤路從開盤到臨場的變化表現,配合其他公司的具體表現,進行橫向對比,得出上下盤結論。此其前兩種也。當然還有點式方法,就是根據盤口臨場的表現來取盤,這種方法我認為不值一提。

我要提的是第三種方法,我稱它為立體方法,外界稱為“歐亞對比”。在個人的思維里,盤口是由賠率衍生而來的,自然有其符合賠率變動的一面。當賠率和盤口進行橫向聯繫,而盤口的變化成為縱向支撐時,這個數據就變得比較立體,也更切合盤口的本身。正如幾何是由點到線再到平面最後到立體一樣,這應該是盤口分析的最高境界,當然前提是在不了解內部數據的基礎上。下面一大點,就是我要說的個人的歐亞對比方法。

突然想起一個朋友過去說過的一句話。他是一家地莊的老闆,雖然不是操盤手,但絕對懂盤口。他說:“瞎看什麼盤,這場球無論出哪個結果都是賺錢的,管他上盤還是下盤。”我知道他說的這場球是三個盈虧都指向正值的比賽。這種比賽,出上還是出下,沒什麼好判斷的。他還告訴我,所有比賽,能得出確切答案的只有20%不到,所以他常說,這個世界沒有看盤高手,看盤能中70%的人,就是他在連莊家也不知道確切結果的比賽中得到50%或者略多的勝率,外加上全部猜中莊家能判斷出結果的那20%的比賽的人。我於是很震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