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S456英超的異常變盤
S456喜歡對紐卡的比賽進行異常變盤,不知這家公司是不是專於紐卡有必得?
1、紐卡VS維崗:2:1
初盤:1.65 3.40 4.77。變盤:2.15 2.15 5.16。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2.15。與賽果不相符。
2、紐卡VS富勒姆:1:2
初盤:1.63 3.30 5.17。變盤:2.05 2.20 5.51。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2.20。與賽果相符。

三、幾家公司對意甲和西甲的異常變盤
幾家不經常關注的公司,如TOTOMIX、BETOTO.COM、SUPORTING ODDS,特點就是由初盤的2.00 3.05 3.20變為4.00 3.00 1.90之類。累了,不再具體打數字了。
1、阿斯科利VS桑普多利亞:1:1
TOTOMIX異常變盤。與賽果相符。
2、國際米蘭VS切沃:4:3
BETOTO異常變盤。與賽果不相符。
3、赫塔菲VS畢爾巴鄂:1:1
BETOTO異常變盤。與賽果相符。
4、塞爾塔VS奧薩蘇納:0:2
SUPORTING ODDS異常變盤。與賽果相符。

結論:還是由大家客觀總結吧。反正足球是不是圓的很值得懷疑。再有就是不要老是我們的中超假球多,天下都一樣,只不過人家是從俱樂部整體利益考慮的,個人行為少,而我們大多是個人的行為而已。
秦:風雲兄是目前新浪論壇上湧現的一個高手,個人覺得其看盤、看賠方法相當獨到

所謂的異常賠率,有兩種基本情況:一是初盤異常的,常見的表現形式是越低平賠,在意甲聯賽的未期,相信很多彩民都注意到了,有的平賠甚至開到1.90左右,平局的概率達99%。在聯賽初中期,這種情況雖然不多,偶爾也會出現。如01—02賽季的利茲聯VS桑德蘭:易勝博:1.90 2.25 6.00。維拉VS米德爾:易勝博:2.00 2.20 5.50。伊普斯維奇VS博爾頓:易勝博:2.75 2.10 3.50。查爾頓VS西漢姆:易勝博:2.70 2.05 3.75。德比郡VS南安普頓:易勝博:2.63 2.10 3.80。富勒姆VS紐卡:易勝博:3.00 2.05 3.00。維拉VS南安普頓:易勝博:1.80 3.25 4.00。維拉VS南安普頓:立博:5.00 2.00 4.00。02—03賽季:的南安普頓VS布萊克本:易勝博:2.50 2.50 3.20。二是變盤異常的,常見的表現形式是強弱完全互換,而且幅度很大。如由初盤的2.00 3.05 3.20變為4.00 3.00 1.90之類。異常變盤的情況在英超中尤以立博為甚,但是可惜的是立博的異常變盤往往是在開賽之前的前幾分鐘,對於我們是看不到的,因而意義不大。據不完全統計,異常變盤對結果的指示作用達到99%,是極具參考價值的。下面,結合本賽季的幾場能在購買足彩之前看到的異常變盤簡約做一下回顧,提示大家重點關注:
一、英超第二輪8月24日凌晨愛爾蘭公司NIKE的變盤
1、曼城VS朴茨茅斯:0:0
初盤:2.00 3.20 3.20。變盤:2.60 2.00 3.90。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2.00,與賽果相符。
2、布萊克本VS埃弗頓:1:1
初盤:2.15 3.00 3.10。變盤:2.60 2.00 3.90。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2.00,與賽果相符。
3、維拉VS雷丁:2:1
初盤:1.80 3.20 3.80。變盤:2.25 2.10 4.60。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2.10,,但主勝即使上升,也只有2.25,與大部分公司主勝相符。
4、富勒姆VS博爾頓:1:1
初盤:2.40 2.90 2.75。變盤:3.00 1.90 3.50。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1.90,與賽果相符。
5、米德爾VS切爾西:2:1。3
初盤:5.60 3.50 1.50。變盤:5.60 2.40 1.80。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2.40,客勝上升到1.80,高於歐賠的平均值30多點。
6、查爾頓VS曼聯:0:3
初盤:5.00 3.50 1.55。變盤:5.30 2.40 1.85。初盤很合理,變盤很異常,平賠只有2.40,客勝上升到1.80,高於歐賠的平均值30多點。與賽果不相符。

那麼博彩公司是如何從中獲利的呢?在開出初始賠率時,如果投注者三種結果投注數量相同,那麼他們的收益是10%~15%之間,一般平均為12%,這個收益也可以稱為理論收益率。而當投注者三種結果投注數量明顯不平衡時,博彩公司則通過調整賠率的數值來引導投注者的投注方向,使投注數量按照理論收益率發展,以達到規避風險的目的,一般情況下都能達到相對平衡的目的,但這是初始階段的博彩做法。隨著初始賠率開出越來越準確,現在調整賠率的變化一般都不是很大,甚至一些大公司90%多的賠率都不進行調整,這是因為較大的博彩公司,有眾多的客戶,同時投注項目很多,他們可以通過各種項目之間進行總體平衡,而捨棄某一個項目賠率不平衡的問題,這樣一來博彩公司還是可以獲得穩定的收益,而且博彩公司可以獲得良好的信譽。而一些小的博彩公司規避風險的方法是把一些“押偏”的數量轉給較大的博彩公司。Pei率公司我是這樣劃分的。
一是英國系。註冊於英國地區。對大聯賽控制在50~55%之間。讓人找不到北。完全達到抽水盈利。對於有些比賽,完全達到盈利目的(控制比賽)。
二是歐洲系。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等。對於小級別聯賽控制力強。對於大聯賽普遍冷門開底。可以低位吃進高位出。達到盈利,處於不敗。
三是偏遠系。如澳大利亞,美洲。這些足球不是主流投zhu業。翻版幾個大公司開盤較多。
四是亞洲盤系。這些變成了亞洲盤來玩心理。
各個公司都有競爭。也許這邊吃的過多,就會平衡到另外的一個公司。所以出現了各個公司間Pei率的差異。然而,其內部的投zhu量跟其Pei率應該是平衡或者能夠超出抽水盈利的那部分。
威廉希爾,大公司。萬人矚目。如果他認為要出就出,或者他認為不出就不出。那也太容易被人察覺到了。
他的開盤是有幾個得諾貝爾獎數學家作出的完美系統而達到虛虛實實靠水位為主要手段盈利的公司。對於超出Pei率的投zhu量(過熱),就會出現控制球(假球)。這就是百年不倒的秘密。
然而,對於這麼多的公司。肯定都有自己的殺手鐧,不然能在這個圈子裡滾爬?
還不被惡意的競爭搞垮。Pei率沒有100%的定勢。但是分清楚其中的控制力度。達到75~85%還是可以的。畢竟,最後結果取決於踢的人。萬一,踢得人惡意贏Pei率公司的錢。這種事情不是沒可能。
如果我踢。我肯定這麼幹。畢竟這麼多球員,大牌高薪的少。

我們也會輸:偶然我們會看到,即使操縱的賽事也會客觀的輸掉。那怕是增加比賽時間,裁判有意吹掉對方的入球,判對方越位、給十二碼、給紅牌讓對方少一人比賽,有意踢烏龍球等等,都是希望我們和博彩公司看好的球隊能勝出,但比賽法定的時間內卻看不到這樣的機會發生,那麼我們就會和莊家一道輸掉這場賽事。但是,這樣的情況是極少發生的,所以可以肯定的說博彩公司的勝率是在90%以上的,而我們是緊跟著莊家的節奏前進的。同時,我們希望會員能夠明白,贏錢的人是極少部分的人,如果大家都把我們的信息公開告訴其它朋友的活,那麼投注的資金就會增長、變數也就會更大,因為大莊就在亞洲。
無風險的經營策略

世界各地博彩公司的經營者都很樂意採用無風險的經營策略,但同時經營者亦了解當經營的風險降低時,利潤就必然下降,因此一般莊家在經營博彩業務時,都會推出多類型的博彩項目給客戶選擇,如運動博彩,賭場遊戲,彩票搖珠以及金融博彩,這樣除可以提供多元化的服務外,最關鍵是可以將風險平均分散,利潤便隨著每次的交易而不斷增加。
如在運動博彩中里經常會出現一面倒的投注,假如70%以上的投注都買其中一方贏,莊家的風險就會放大。這個時侯莊家一方面將賠率調低,另一方面會將本身的投注作對外投注來對沖,這樣莊家除可減低風險外,還可以將受注額不斷增加,不會出現封盤的情況。
不過,您可能會問?找其它的莊家去對沖風險?這樣不是等於把大部分利益交給別的莊家了,還賺什麼呢?。

其實做法是盡量自己消化所接受的投注。莊家發展出了多種規則迴避風險的靈活措施。有時兩個莊家的盤口發生相反情況,如A莊家接受的投注主要集中在主隊贏,而B莊家接受的投注主要集中在客隊贏,這時兩個莊家聯合起來,就可以把風險對沖化解,賺取“水錢”。若兩個莊家仍對沖不了風險,還可以找進更多的莊家參與,直到風險消化了為止。

在賭場的博彩遊戲中莊家的處境就更安全,雖然不像運動博彩能把投注轉嫁於其它的莊家來平衡風險,但由於賭場的博彩遊戲不像運動博彩有很多數據可以分析及人為控制賽果,只要莊家把每種遊戲設定投注的上限及最低投注,基本上可說是穩賺的生意,而且很多時候投注都會出現兩邊平衡的投注局面,對莊家更有利,而遊戲中莊家佔的取勝機會率又偏高,加上贏出抽水的規則,因此經營賭場博彩的公司,一般的利潤會較經營運動博彩為高,甚至可說是無甚麼財務風險.解了歐洲賠率和亞洲盤口博彩,那麼參與這些博彩方式是否可以獲利呢?準確地回答是很難的。這兩種方法不管是博彩公司和地下“莊家”都是通過平衡比賽結果方向數量的目的,採用“抽水”的方式而獲利,只要三個結果或兩個方向數量大致平衡,那麼SHU錢的肯定是投注者。而博彩公司擁有大量的所涉及行業最頂級的專家和信息優勢,要想達到平衡是很容易的事情。

收料經紀人(記者):
因為身份的不同,可以第一時間靠近球會和球員,了解一些內幕情況,通過媒體進行炒作,為博彩公司提供情報,同時傳達博彩公司更深層的含義,是切切實實的收料人,也是他們引導了體育的狂熱,拓展了體育事業的發展。

體育用品生產商:
通過精心的開發,在廣大體育愛好者,球迷的身上再賺一筆。配合體育事業的發展,形成一種良性互動的源泉,他們可以在比賽的同時大做廣告宣傳,贊助球會,炒作品牌,是球會資金來源之一。

理財公司:
如果每個博彩客都有錢贏,那麼博彩公司很快就會倒閉,比賽也就不再精采。如果少部份精明的人去賺錢,而且他們會像喇叭一樣傳得很遠,那麼博彩業的意義將會更加遠大。這就好像我們經常看到和聽到的某某大獎的送出,國家獲稅多少,彩民如何改變生活一樣的精采。為此,理財公司會計算出各博彩公司的利潤,讓博彩公司去收集賽事情報,事先準確科學的預測賽果。讓少數精明的人一同賺錢。

博彩學校:
專門為開發體育事業而創辦的,專業課程有活動策劃、高等數學,概率論、公共關係學、比賽法規、教練和裁判課程、心理學、經紀課、新聞寫作、會計學、哲學、地理、歷史人文、情報收集、開盤調水、博彩技巧、解密、識別術等等。博彩學校是現代文化進步的產物,我們的合作夥伴和分折師,就是博彩業的高材生。

博彩網站:
近代新生的事物,令博彩全球化、集團化,如此龐大的信息網絡,讓每場賽事的投注額更大。
我們必須主意的是,由於利益所驅,衍生了不少的網站,有的網站是博彩公司開辦的,有的是地下DU博公司私下接受投注的,有的是信息諮詢專業網站。我們看來大部分的信息網站的誕生,豐富了博彩的內容,活躍了博彩的事業。

站長提示:
當我們推出了以上博彩公司與上下屬企業互動運作後。
1)您是否也明了一些博彩的原理呢,您是否會明白收集比賽情報的不是您,因為您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網絡;
2)博彩並不是賭運氣,必須進行科學的分析;
3)那怕您有更多的優點,但您也許還不夠專業;
4)您或許有很多的資本,但卻不夠您教學費;
5)賭徒的心態是一夜致富,但卻不太可能(結局通常是很悲慘的);
6)衝動者去DU博,明智者去投資。我們希望幫助您讓您相信科學,理性投資,迴避風險,增大您的資本和我們一道同莊共舞、快速斂財。

 

介紹篇

博彩公司是一個龐大的組織
許多朋友是喜愛博彩的,但又有多少朋友了解每場球賽開盤,掛牌和調水的基本原理,又有多少朋友了解博彩公司的下屬網絡是怎樣的默契配合、分工合作的呢?
我們知道每一場比賽博彩公司都有精確的賽事分析,並且完全能夠在賽前確定勝方誰屬。然而卻有許多朋友受到各種因素的誤導而屢屢失敗。
讓博彩大學的專家來告訴您其中的奧秘吧。

許多的博彩公司是一個綜合的機構,職員人數眾多,機構龐大,成本較高。為此大部分賽事必須要贏錢,而且準確率極高(他們所贏的錢大部份是賭客輸的錢),他們只有大幅度盈利才能維持下屬機構的正常運作。
讓我們來看看他們是怎樣分工合作的:

精明的人士可以從下面的分工看到博彩公司是可以從各方面和各個角度精確的分析與“操控”每場賽事的比賽結果(然而從表面上看來,卻是很公平的)。

我們再看看每個部門所起到的作用有哪些:
足聯協會理事:
制定足球遊戲規則(法規),安排各類賽事發展與規劃足球事業┉┉

俱樂部(球會):
組織優秀的管理層,教練員。選拔優秀的球員,把球員培養成“西班牙鬥牛場上的鬥牛士”一樣,去贏得豐厚的獎金,以及來自讚助商,廣告商,比賽門票,博彩公司等方面的資助。

贊助商(基金會):
資助於各種比賽的啟動資金,貸款給各大足球俱樂部以引進球員,大力炒作,提高球員身價,俱樂部的身價以及提高知名度等。讓知名球會比賽的投注額更加高(而賽果卻是撲逆迷離,博彩公司大發其財)。
投注部:對博彩客戶進行指導,通過服務進行抽水,是博彩人士投注資金傾向哪一方面而匯報給博彩公司的情報站。根據以上資料,博彩公司可以重新變盤和“操縱”賽果。

體育娛樂媒體:
對競賽雙方的表面資料予以披露,如對賽往績,球員傷停,比賽步署,比賽分析,轉會,比賽勝率等去引導博彩人士投注,通過比賽的刺激,去發展體育事業,增加比賽的趣味和娛樂性。從博彩的角度來說,博彩公司下屬的媒體往往能從各方面收集到第一手材料,經過加工對博彩人士進行誤導,而其它小報則互相抄襲,令其新聞面不斷擴大,真實性增強,從而達到最終贏利的目的。

回到他屋裡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他拔下電話線,關了手機和電腦,困頓地對我說:“今天累了,不想再下注了。如果你感興趣,先跟在我後面看看吧,到國慶節後再決定,好不好?”我吱唔了幾句,替他關上了門。

國慶節放假前,他對我說:“節日期間,我基本上不怎麼出門,車子就丟給你吧,帶老婆和兒子好好玩玩”。我應下了,他又意味深長地說:“說不定,你以後陪他們的時間會越來越少的。”

我不敢說這世上沒有高手,但可以肯定你不會是,在你輸光之前。”他坐在沙發上,冷冷地看著我,“捷克的比賽你看了多少?荷蘭的比賽你又看了多少?”

我怔在那兒,還車的時候,順便聊了會兒,我已經下定決心,打算跟他了,我只是說了句看好捷克的主場,再說了,我畢竟也玩了幾年球,又不是新手,他這樣奚落我,確實有點不服氣。

“如果你這樣浮躁,你還是會過從前那樣的日子”,看到我的尷尬,他的口氣緩和了下來,“我的態度不好,你諒解吧,跟別人我也不會這樣說話,但對你,我心裡有點矛盾,一方面想讓你贏點錢,一方面又怕你收不住手,以至於重蹈覆轍,唉!”

“我全部跟你,難道不行嗎?”

“哼,那你自己的主見呢?時間一長,你自己的主見必然要佔上風,那時候,我想拉你恐怕都拉不住。”,他的目光突然有點黯淡了下來,“再說了,你會犧牲掉許多人生的樂趣,像我,這幾年雖然贏了不少錢,但幾乎象與世隔絕一樣,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博球之路2

那年,我的兒子出生了,家裡突然平添了一個愛鬧的小傢伙,讓我忙得不亦樂乎。初為人父的自豪與亢奮,伴隨著兒子一天天地長大,慢慢地趨於平淡,一種神聖的責任感油然而生,我該為我的兒子好好規劃未來,可不能像我一樣一事無成。想到自己的現狀,心裡不免滋生出焦慮與無奈。

等到兒子會走的時候,時間一晃又到2005年8月份了,雖然幾年時間沒有玩球了,但我知道,一個新的賽季又將開始了,就像明年的世界杯一樣,普通人都不會忘記,何況我呢?

我決定去看看他,我不知道這次去他那兒,我到底能不能經受住刺激與緊張的誘惑?一路上,腦子裡在想,在這幾年的時光裡,不知道又有多少波友一夜囊空、負債累累,甚至家破人亡,不禁深深地為之嘆息。

後來正如我先前的預感一樣,我又投身到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賭波大軍中了。

他看到我,看得出來還是蠻開心的。“我說嘛,我這地方這麼隱密,除了電話,幾乎沒有人來過。”他笑著說:“先喝茶吧,等一下,我先下個注”。

話音剛落,電話就響了。“你看看,除了沒有人來,電話還是熱鬧得很”。他一邊接電話,一邊臉上的神情突然焦急了起來,很快地應了幾聲,放下電話:“女兒發高燒了,我去下醫院,你在這坐會兒吧,如果時間晚了,你就先回吧,把門帶起來就行了。”

“要不要緊?”,他邊穿衣邊回答說:“現在不知道呢”。“那我和你一起去醫院看看小妮吧”,他猶豫了一下,“好吧,你去車庫把車先開出來,鑰匙在桌上”。

小妮可能是著涼了,醫生說吊吊水就會好些。他老婆坐在小妮身邊,一邊摸著女兒額頭,一邊憂心忡忡地發著愣。

他的手機仍在響個不停,聽他說了幾次女兒生病了之類的話,鈴聲才漸漸地平息。“到那邊*窗的走道上抽支菸吧”,他說。

剛抽了兩支煙,不一會兒,他的表情隨著走道進口的腳步聲詫異了起來,低聲說:你等會兒,他們來了。“誰啊?”他壓低聲音告訴我:“這邊的老莊”。

看到他們幾人在走道口嘰嘰咕咕地說著話,我的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我雖然不知道他們具體說些什麼,但有一點可以確信,與小妮的生病沒半點關係。

他繼續說:你應該看得出,我仍然在玩球,那時我想,從哪兒跌倒了,就應該從哪兒爬起來。說實話,當時在絕望中,我也不清楚我以後是不是還能夠爬起來。

他吐了一口煙:四年過去了,我相信現在的我是徹底站起來了,我過了四年非人的日子,每天蝸居在這個小屋裡,日夜顛倒,餓了就吃麵包、方便麵,沒有什麼比球對我更重要。

我靜靜地聽著面前這個男人的述說,心裡在想,如果是我,我能做到嗎?肯定做不到,我搖了下頭。

他看到我在搖頭,笑著說:你一定不信吧。想當初,我們玩球的時候,先是自己研究,小贏了之後,注碼慢慢就大了,然後就輸了,開始變得不信自己,記得吧,我們還買過料,全部希望都寄託在那些賣料網站上,雖然也贏了不少,但最後還是徹底輸了。你想過為什麼會這樣嗎?

我說原因我想過,恐怕有兩點:一是我們水平不行,二是心態不好。

“嗯,是的,這兩點肯定不錯。不過,無論我們怎樣研究,水平能抵得過那些操盤手嗎?他們所接收的信息的準確度與影響力,肯定不是我們能夠想像得到的。再說了,就說澳門,電視上看不到的比賽,他們會開盤嗎?不會吧,可我們呢,能看得到多少現場直播或錄像?”

“再說心態吧,只要是賭,誰不想贏,誰又能真的將輸贏置之度外?再小的注碼都希望會贏。說起來容易,等你真的投注了,你會不當回事?”我說,那怎麼辦?

他苦笑著說:沒辦法,除了看更多的比賽,研究得更深更細,心態放得平和一些,的確沒有其他好的辦法。你看我上面的書櫃,全部是關於四大聯賽的資料,每個隊一本,都是我自己整理的,你有空就看看吧,今天就算了,好好看球吧。

我說:我還是回去看吧,太晚了。他“嗯”了一聲說:也對,明天你還要上班。站起來送我出門,我在門外說再見的時候,他突然詭密地笑了下:葡萄牙今天贏不到,要不要來個5C玩玩?我搖了下頭:算了,明天再說吧。他笑一下,關上了門。

從他哪兒回來後的一個月裡,我心裡老是莫名其妙地在斗爭,一向平靜的心情有點煩悶了,說不清是怎麼回事,好在時間長了,也就慢慢淡忘了,那股重操舊業的衝動慢慢地壓抑下去了。

博球之路1

他並不神秘,也不引人注目。在一家事業單位做事,永遠是一身休閒裝。

他上網,只看陪率、盤口、比分、出場陣容。他從不看貼,因為他從不信別人;他也不發貼,因為不會打字。他訂了兩份報紙——《體壇週報》、《足球》。

認識他的原因很簡單,他是我的同事,雖然比我大五歲,但神情看起來很淡漠,顯得睿智、沉靜。

因為對足球的愛好,我們相處了七八年。從98年世界杯開始,受他的影響,我也開始賭波。接下來的路,相信跟許多波友沒有兩樣,起初小贏,中間有輸有贏,最後重註慘敗。當然,他也輸得很慘。

兩年後的12月31日,普天同慶,辭舊迎新。身在黃浦江畔避債的我,看著金茂大廈的新世紀煙火晚會,悚然回首時,痛心疾首,兩年來自從接觸了賭波,我就沒有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整天生活在刺激、緊張、不安、瘋狂之中!

我決定重新開始,從還債開始,和妻子老老實實地經營了一家小店鋪,這個小店鋪掙的錢並不算很多,也不快,但畢竟每天都在掙錢。生活中,除了應付債主之外,基本沒有什麼煩心的事。就這樣,到2002年世界杯的時候,我終於還清了全部欠款,生活好像轉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起點。

他呢,我們聯繫已經很少了。在單位上,他仍然像從前一樣,每天都來晃晃,做點事,然後又回去了。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因為他跟他老婆分居了,一個人住在外面。我清楚,他輸得比我還多,唯一關心的是,他是不是還在重操舊業?

因為還清了全部欠款,因為02年世界杯的緣故,我們又聚到了一起。我小心地問他:最近怎樣了?他沒回答,反問我:債還清了?我說是,他吐了一口煙說:嗯,我估計也差不多了。我又問:是不是在繼續玩球?他看了看我,笑著說:你沒見我也在努力工作啊。我聽了也覺得好笑,但看他好像不願深談的樣子,也好不好再問了。

兩年的時間很快,我的記憶很簡單,兩年一大賽。一晃又到2004年了,歐洲杯開賽了。揭幕戰是葡萄牙對希臘。他打來了電話:到我這兒來看球?

他告訴了我詳細住址,我敲開了門。穿著一身睡衣,叼著一枝煙的他開了門。

這是一個小型公寓,裡面的陳設很簡單,進門就是餐桌,很乾淨,桌面上什麼都沒有。他笑著說,好奇就先參觀一下?廚房裡也很乾淨,一看就知道不食煙火。起居室很大,一張床,兩張單人沙發,兩台電視,一台筆記本電腦,一部電話,牆邊還立著一個高大的書櫃,書不多,檔案袋倒是蠻多的。

他泡了一杯茶,笑著問我:今天這場球怎麼看?我也笑著說,我好久沒有研究這東西了,說不清楚。他搖著頭說:不會的,只要賭過波的人,用不著刻意研究,心理上肯定對過盤口了,這類似於人體的條件反射。在我不發表意見的堅持下,他點了一枝煙,開口慢慢地說:四年前,你從上海回來的時候,我也在痛苦中猶豫,在玩球的這幾年裡,我失去的東西太多了,房子、車子,還有妻子,還有健康的身體(他心臟有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