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的高手是這樣煉成的 1-3

回到他屋裡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他拔下電話線,關了手機和電腦,困頓地對我說:“今天累了,不想再下注了。如果你感興趣,先跟在我後面看看吧,到國慶節後再決定,好不好?”我吱唔了幾句,替他關上了門。

國慶節放假前,他對我說:“節日期間,我基本上不怎麼出門,車子就丟給你吧,帶老婆和兒子好好玩玩”。我應下了,他又意味深長地說:“說不定,你以後陪他們的時間會越來越少的。”

我不敢說這世上沒有高手,但可以肯定你不會是,在你輸光之前。”他坐在沙發上,冷冷地看著我,“捷克的比賽你看了多少?荷蘭的比賽你又看了多少?”

我怔在那兒,還車的時候,順便聊了會兒,我已經下定決心,打算跟他了,我只是說了句看好捷克的主場,再說了,我畢竟也玩了幾年球,又不是新手,他這樣奚落我,確實有點不服氣。

“如果你這樣浮躁,你還是會過從前那樣的日子”,看到我的尷尬,他的口氣緩和了下來,“我的態度不好,你諒解吧,跟別人我也不會這樣說話,但對你,我心裡有點矛盾,一方面想讓你贏點錢,一方面又怕你收不住手,以至於重蹈覆轍,唉!”

“我全部跟你,難道不行嗎?”

“哼,那你自己的主見呢?時間一長,你自己的主見必然要佔上風,那時候,我想拉你恐怕都拉不住。”,他的目光突然有點黯淡了下來,“再說了,你會犧牲掉許多人生的樂趣,像我,這幾年雖然贏了不少錢,但幾乎象與世隔絕一樣,付出的代價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