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盤手:賠率永不眠

我聽說國內有不少操盤手在媒體和網站上撰寫所謂的操盤手日記,但其實那些都是較為低級別的操盤手,普遍就是地下公司、東南亞公司。

●我們一般提前一天開盤,在開盤後並不會立刻在網站和外界顯示,還需要高級的盤房管理人員進行監測。

●今年英超賽事可能賽果相對難猜,很多彩民都懷疑英超造假厲害,但從資金方面根本沒有反映,而且外界的傳言很少。

●並非每個Chinese都能夠成功進入博彩公司的中層,這裡不是說有種族歧視,而是因為操盤手的工作異常艱苦、枯燥。

前言:聖誕的一天開始了

聖誕節已經來了。早上11點,我才抵達公司,今天雖然有英超比賽,但因為是聖誕假期,我們的班次還是有所調整。一般來說我們是分成輪班制,每班是5到6個人左右,比賽日是每個班8到10個人左右,但因為是聖誕假期,不少同事都爭取了輪休,而且今天的比賽不多,我們今天一個班就是5到6個人左右,加上一些兼職的走地操作員,偌大的辦公室還是顯得有點稀疏。我們這個班的工作時間是8個小時,中間休息的時間很少,需要及時跟進比賽

賽前:簡單準備迎接開始

回到單位,第一時間就是確認賽程和觀察每場即將要開出的賽事賠率及讓分是否有問題。操盤手的工作流程一般是從博彩公司內部的程序軟件中找出當天的比賽,然後通過新聞板塊確定比賽的時間、球隊主客場有沒有錯誤,最後就是按照固有的模型進行開盤,包括1×2、亞洲讓分、大小球、波膽等等。我們一般提前一天開盤,在開盤後並不會立刻在網站和外界顯示,還需要高級的盤房管理人員進行監測,而我就是負責監管一方的中層管理。當然,在一些投注量較大的比賽如英超賽事,還是有更高層的有經驗的操盤手來進行最後監督。除了設定盤口外,我還需要控制以及計算所有投注項目的投注金額、設定每場比賽的投注上限、處理系統內指定時間待定投注等等。

我早就听說國內有不少操盤手在媒體和網站上撰寫所謂的操盤手日記,但其實那些都是較為低級別的操盤手,普遍就是地下公司、東南亞公司,在英國這裡,博彩公司早已經對所有博彩突發事件有所準備,一切都是通過軟件來進行,每一個月博彩公司都會針對資金流的變化對博彩公司的軟件進行調整,力求達到完善。得益於這些系統,所以我才敢開始英倫操盤手欄目向讀者進行推薦。

比賽:業務的核心所在

上面說到了一些操盤手的工作流程,但其實都是“前戲”,我們最繁忙的時間是負責的比賽開始以後,需要觀察滾球賽事。博彩業發展到現在,滾球賽事的投注已經相當可觀,所以監察每場賽事的資金和流動是我們的關鍵所在。作為一個有經驗的操盤手,週日這天由於是主要英超為主,所以我負責英超,而我和兩名兼職人員負責的就是布萊克本VS斯托克城、博爾頓VS西布朗、曼聯VS桑德蘭和狼隊VS西漢姆四場比賽。在比賽開始後,兩名兼職人員分別觀看兩場比賽,記錄任何一方先開球、進球、紅牌、受傷、角球、點球,禁區前定位球,而我就是監察每場賽事投注過程、監察每個客戶投注情況,隨著時間的流程和比賽的動態設定賠率變化。

今天晚上相對安全,黑名單的客戶沒有出現,在滾球裡面曼聯方面始終保持著高投注量,沒有異常的投注發現。對於投注,博彩公司歷來都是相當謹慎的。正如我上週在稿件裡面所說,蘇超在最近就接連在滾球裡面出現不對等的資金投注,而且這是一批新的“非黑名單”,投注量分散,部分小的公司根本無法檢測,結果都慘遭“盜竊”,事後有關方面已經向蘇足總提出了申訴,但因為聖誕節假期,所以這個事件暫時並沒有下文。當然,英超作為全世界投注量最大的足球聯賽,各博彩公司有著高度的檢測機制,任何蛛絲馬跡都無法逃出軟件的檢測,如我所在公司的系統就有大批量資金流入的警告、黑名單警告、賠率參考變化等等。我知道不少讀者肯定希望知道一場英超比賽的滾球投注量,但由於各個公司不同,所以投注量很難說清楚,但如威廉希爾等大公司,一場比賽往往會超過***英鎊,這就是風險相當大的了。

今天晚上的比賽波瀾不驚,在結果方面沒有意外,畢竟不是焦點大賽,四場比賽的總體投注量都不是很理想。在這裡我從操盤手的角度說點意見,就是今年英超賽是可能賽果相對難猜,很多彩民都懷疑英超造假厲害,但從資金方面根本沒有反映,而且外界的傳言很少。彩民覺得難猜更多的是因為對英超新聞的掌握不夠及時,這點博彩公司肯定是佔據優勢,例如我在的這家公司就每年花費40萬英鎊專門購買新聞,可見新聞的重要性。

賽后:賠率已經覆蓋世界

並非每個Chinese都能夠成功進入博彩公司的中層,這裡不是說有種族歧視,而是因為操盤手的工作異常艱苦、枯燥,對於一般的Chinese留學生來說,他們更希望投身於金融業,都只會把體育博彩操盤手當作跳板,而我出於對體育事業的喜愛才堅持到現在並且最終進入中層。

說到這裡,我也說點作為操盤手對博彩業的一個看法。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傳統博彩公司越來越受到新晉的那些以互聯網娛樂起家的公司的挑戰。2008年威廉希爾、立博體育博彩風險控制系統的大幅調整就清楚地說明了現代博彩公司對於產品及盈利模式的改進需要達到更高要求。互聯網時代的博彩公司面對未來的投注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此外,現在世界上任何時候任何地區都時刻有賠率發生,這個世界任何一件大事都會有相關的賠率發生,博彩公司的開盤已經覆蓋一切,正如操盤手的一個名言:永遠沒有最好的賠率,只有最適合市場的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