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俑的剝皮理論1

第一部分:讀懂盤口和賠率。

你知道盤口和賠率是什麼嗎?你也許很肯定的告訴我:“這玩意,我知道,就是我賺錢的工具”。我說,你被騙了,賠率和盤口,實質是莊家賺你錢的工具。不要妄想你能征服賠率和盤口——你永遠不可能達到那個境地——因為莊家絕對不會比你笨。

給你這樣一組數據:2.3 3.1 2.8,代表什麼?難道真的就那麼膚淺的代表,主勝後,投注主隊的閒家就能獲得1.3的高額回報?就這麼簡單?許多人都這樣想,人的智商其實相差並不大。只是我告訴你,莊家不這樣想。這個數據下面,隱含著一個非常重要的內部數據,而這個數據,可以說是決定你成敗,決定你是一夜爆富或者傾家當產的命運之繩,這個東西,叫做“受注比例”。

受注比例是什麼東西?受注比例就是所有投注人投向一場球胜、平、負的金額所佔總金額的百分比。這是決定莊家最終贏利的所在。

在這裡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如果你不是特級操盤手,你永遠不可能知道一場比賽的臨場受注比例是多少。如果你不清楚受注比例是多少,你就根本摸不透莊家的算盤是怎麼打的,就像你在沒脫掉女人的內褲前,你永遠不知道那個女人究竟是不是處女一樣——也許儘管那個女人外表非常風騷,但事實上她依然可能是個處女。所以,你是一個只在渴望通過自己的判斷來辨別自己將要上的是一個處女還是一個蕩婦的標準性飢渴男人,然而無論怎麼樣,除非你脫了那個女人的內褲,否則你根本鬥過那個女人。

有個理論叫“酒吧理論”,我認為這裡有必要給大家闡述一下。

什麼是酒吧理論?酒吧問題(Bar problem)是美國人阿瑟(WBArthur)1994年在《美國經濟評論》發表的《歸納論證的有界理性》一文中提出來的。該問題是說:有一群人,假如總共有100人,每個週末均要決定是去酒吧活動還是待在家裡。酒吧的容量是有限的,比如說空間是有限的或者說座位是有限的,如果去的人多了,去酒吧的人會感到不舒服,此時,他們留在家中比去酒吧更舒服。我們假定酒吧的容量是60人,如果某人預測去酒吧的人數超過60人,他的決定是不去,反之則去。這100人如何作出去還是不去的決定呢?這是一個典型的動態群體博弈問題。問題對於前提條件還做瞭如下限制:每一個參與者面臨的信息只是以前去酒吧的人數,因此他們只能根據以前的歷史數據歸納出此次行動的策略,沒有其它的信息可以參考,他們之間更沒有信息交流。這個博弈的每個參與者都面臨著這樣一個困惑:如果許多人預測去的人數超過60,而決定不去,那麼酒吧的人數會很少,這時候作出的這些預測就錯了。反過來,如果有很大一部分人預測去的人數少於60,他們因而去了酒吧,則去的人會很多,超過了60,此時他們的預測也錯了。因而一個作出正確預測的人應該是,他能知道其他人如何作出預測。但是在這個問題中每個人預測時面臨的信息來源都是一樣的,即過去的歷史,同時每個人無法知道別人如何作出預測,因此所謂正確的預測幾乎沒有。

這就是酒吧理論。

酒吧理論告訴了我們什麼?告訴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是主觀的,而莊家是客觀的。莊家通過客觀的分析和實際的表現,得出了正確的數據;而你通過自己的臆斷,也許蒙對了數據,但更多的時候——我告訴你,你被迷奸了。如果你通過N個公司的表象而得出某個數據,那我認為,你被輪姦得很慘。

酒吧理論之上,是個更精確的數據問題。由於人的性格分為許多種不同的類型,大致歸納為四類——反正就是粘稠型、衝動型什麼什麼的。因此決定了在對一場比賽的受注比例的分析和思考過程中,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往往會有不同的分析角度,和分析結論。所以,要想以一己之力,分析出當場比賽的實際受注比例,無異於坐井觀天。即使能分析個什麼像樣的數據,也是理論上的思索——也就是說,把所有人的思維等同為同一種人的性格來思考的。

做策劃的人都知道,市場需要細分的。投注的人群也是需要細分的。由上可得。在投注比例的數據被莊家控制,並且不為世人所知的情況下,你無法進行“市場調查”,也就無法對市場進行細分,所以無法得出真正的投注分析和莊家的贏利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