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俑的剝皮理論2

有人會問,你說了那麼半天,不就是證明賠率無用嘛?那你還用它幹嘛。我說:用,當然要用。關鍵不是用賠率,而是用內部數據。內部數據是什麼,我前面不是已經說了嗎?內部數據就是從莊家的受注比例裡引申出來的一些與莊家贏利直接相關的東西。在此僅僅提一下:

1、莊家實際盈虧。(計算方法個人保留,私有技能決不外傳)

2、莊家凱比值。即凱利指數的內參數。

3、莊家SP值離散係數。(計算方法個人保留,私有技能決不外傳)

4、其他。

我知道有些人不服氣,會跟我說:你大爺我就是看盤、看賠高手,我勝率百分之多少多少,或者我是某某報的博彩專家,或者我中了500萬什麼什麼的。

對此,我只能說:如果沒有正確、有效的分析出內部數據,研究出投注比例,博彩的結局是——面對如何在僅有瓢和勺的情況下把浴缸裡的水弄乾淨時,結果“洋洋自得地選擇了瓢而不是用勺”,又或者“用N多辦法把浴缸裡的水全部分解成氫氣和氧氣,再如何如何……”等等,其實,我們需要的僅僅是找到浴缸中的塞子並把它輕輕拔起來(轉)。

哼,高手,再高的手也摸不到天(轉),在我眼裡,你不懂內部數據,不懂酒吧原理,不懂投注比例,你那些所謂的相同賠率統計,所謂的盤路分析,所謂的主流賠率對比,都他媽就是一陀屎,而你,也就是一個被強姦或者輪奸的可憐蟲而已。

第二部分 盤口淺析

昨天上網,發現有些朋友說沒有看懂我的第一篇文章,其實如果我把它換個名字,也許主題就一目了然了。最初,我所思考的題目是“讀懂盤口和賠率的內涵”,其中所要講述的實質是一個概念,這個概念的名字叫:投注比例。這篇文章是我後幾面文章的一個開篇,當然如果你沒讀懂我的第一篇文章,那麼理解後面幾篇文章來,就顯得比較吃力。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我將為大家仔細探究以下幾個問題:

一、看盤。

二、看賠。

三、內部數據處理方法。

也許有人會覺得怡笑大方。但我自己認為,這套方法,在我個人經過長時間的摸索,通過不斷的驗證後,具有一定的可行性。而且,我有必要保證,這套方法絕對是我個人的原創,若有別人發表過,我天打雷劈。當然,目前為止,我個人認為,這些看盤、看賠的方法也是一陀屎,如此而已。

還有一些人說,你這根本就在忽悠人。對此,我只有說,忽悠不忽悠,那是我的權利。但是看還是不看,用還是不用,那是你的權利。如果你看了,覺得有用,而且能讓你在單場的拼殺中賺到錢,那請你給個大拇指,如果你看了,覺得沒用,而且讓你虧了錢,那你可以在我的貼子裡亂拉大便。但如果你純粹是為了找我的茬,存心跟我的貼來罵我娘,我只有說,請把你的屁股檫乾淨。

這篇文章裡,我要講述的,是我自己的一些看盤心得。看或不看,在你自己。

一、盤路分析。

盤路分析,我認為是這個論壇乃至所有論壇上最多見的一個詞。但事實上有沒有用,我自己心裡沒譜。在無數個日夜的觀察中,我通常會看到許多人在淚眼朦朧的進行複盤,分析盤口實際上代表什麼意思。馬後砲!這就是我從盤口旋渦中爬出來後最想說的一個詞。复盤,就好像一個處女被人騙上床破了處後,再來找原因一樣。什麼他力氣太大,什麼他說的話太動人,什麼我反抗了但是沒反抗過他,都他媽廢話。被上了就是被上了,找那麼多理由幹嘛。

所以,打心眼裡,我就是反對複盤的。我們所需要的,是能未卜先知,而不是事後諸葛。要先知先覺,那麼你必須知道盤口究竟給出的答案是什麼?這裡有個詞,上一篇文中已經提到了——叫做盈虧。我認為這裡有必要再強調一下。其實通過運算我們發現,幾乎每一個莊家,其盈利點並不是一個結果,而是兩個甚至三個結果。這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說,大多數的比賽,無論打出勝或者平的結果,甚至是打出勝平負三種完全不同的結果,莊家依然是盈利的。在實際跟踪過程中,盈虧表現出了很強的一點在於:莊家能直接鎖定一個固定結果的比賽——我們通常所說的具有完全偏向性的比賽,佔20%;而莊家不能直接鎖定一個結果的比賽,佔80%。但是,即使莊家不能直接鎖定一個結果,只要能鎖定投注比例,莊家就能保證盈利。

聽起來是不是很恐怖,外帶有點悲哀?還有一點說起來更讓人悲哀的,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這種感覺——我相信至少60%以上的球友有這種感覺,就是半/一球、一球、一球/球半盤,其看盤的成功率遠高於球半以上盤,或者半球、平/半盤(平手盤除外)。為什麼會出現這個問題?其實是個球隊的思維問題。開出球半以上盤的比賽,上盤一般比下盤強得多。而在強隊的思維里,所追求的,也許並不是要贏幾個,而是要得到比賽的勝利,這就直接導致了很多比賽的進球數難以預測的情況,加大了看盤的難度。而我所述說的那三個相對容易看透的盤,上下盤球隊實力本身有一定的差距,從實際盤口來看,上盤只要贏球,基本就可以保證不會虧本(一球/球半盤可以走半),而這種情況下,要判斷上盤能否贏球,應該是比較容易的事。這兩者最根本的區別是能否贏球和能贏幾個球的問題,這就直接造成了半/一球、一球、一球/球半盤,看盤的成功率遠高於球半以上盤的情況。而半球、平/半盤,則由於兩個球隊的水平實在差距不大,光從實力上來看很難說誰能穩勝,所以,其難度也比半/一球、一球、一球/球半盤大許多。至於平手盤,個人認為,這估計是難度最小的盤口,為什麼呢?因為勝、平、負三個結果中,已經有一個結果被忽略了——平局。

上述問題證明了什麼?證明的是:所謂盤路分析,不過是所謂的看盤高手一葉障目的表現而已,盤口,追溯其源頭,實際上就是比賽本身,所以我們其實是在繞圈子,不過是把一個碗裡的水倒到另一個碗裡,僅此而已。但我們依然要分析盤路,目的是什麼?目的就是認清盤口的內在問題。

在我的思維里。看盤高手無非用的是三種方法。其一是線式方法。我個人認為這是最初級的方法。所謂線式方法,就是抓初參、抓受注、抓臨場三點為一線,根據這三點時段盤口的表現,以及盤口臨場時的表現,決定盤口的上下取向。其二是面式方法。我個人認為這是中級的方法。所謂的面式方法,就是跟踪某一個公司盤路從開盤到臨場的變化表現,配合其他公司的具體表現,進行橫向對比,得出上下盤結論。此其前兩種也。當然還有點式方法,就是根據盤口臨場的表現來取盤,這種方法我認為不值一提。

我要提的是第三種方法,我稱它為立體方法,外界稱為“歐亞對比”。在個人的思維里,盤口是由賠率衍生而來的,自然有其符合賠率變動的一面。當賠率和盤口進行橫向聯繫,而盤口的變化成為縱向支撐時,這個數據就變得比較立體,也更切合盤口的本身。正如幾何是由點到線再到平面最後到立體一樣,這應該是盤口分析的最高境界,當然前提是在不了解內部數據的基礎上。下面一大點,就是我要說的個人的歐亞對比方法。

突然想起一個朋友過去說過的一句話。他是一家地莊的老闆,雖然不是操盤手,但絕對懂盤口。他說:“瞎看什麼盤,這場球無論出哪個結果都是賺錢的,管他上盤還是下盤。”我知道他說的這場球是三個盈虧都指向正值的比賽。這種比賽,出上還是出下,沒什麼好判斷的。他還告訴我,所有比賽,能得出確切答案的只有20%不到,所以他常說,這個世界沒有看盤高手,看盤能中70%的人,就是他在連莊家也不知道確切結果的比賽中得到50%或者略多的勝率,外加上全部猜中莊家能判斷出結果的那20%的比賽的人。我於是很震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