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家操盤手法愈加老辣觀察受注後盤口變化很重要

盤口說明:上盤”是指讓球方,“下盤”是指被讓球方。

1、盤口變化過大有蹊蹺

科莫——亞特蘭(中立場),半球【誘下盤】→受讓平手/半球【誘上盤】→1【下盤贏0.5盤】

澳門初盤:科莫讓亞特蘭大半球,《球經》分析:“這是一個非常’無理’的盤口,科莫的攻擊力奇差,至今未嚐一勝,亞特蘭大的主要球員大多傷愈復出,近期狀態明顯回升。最重要的是,本場比賽在中立場地舉行,科莫並無主場優勢,正常應是亞特蘭大讓球才合理,但澳門開出的盤口居然是科莫讓半球,明明是強行將投注者趕往下盤,因此科莫將獲得聯賽首勝。”受注後,此盤口變為亞特蘭大讓科莫平手/半球,其變化幅度之大令人瞠目。由於科莫並無主場優勢,在盤口變為實力稍強的亞特​​蘭大讓球後,原本對科莫贏盤就將信將疑的投注者,堅定了亞特蘭大取勝的決心,大量籌碼被吸往上盤,結果雖然科莫仍然無法獲得首場胜利,但卻以一場平局宣告贏盤。

博洛尼亞——AC米蘭,受讓半球【誘下盤】→受讓平手/半球【誘下盤】→平手【誘上盤】→0【下盤贏盤】

澳門初盤:AC米蘭讓半球給主場無敵的博洛尼亞的盤口,《球經》根據分析作出客隊必勝的推斷:“雖然AC米蘭貴為聯賽領頭羊,但紅黑軍團的客場戰績並不突出,反觀對手博洛尼亞的表現卻要穩健得多,其主場全勝的戰績更是讓人膽寒,因此本場開平手盤應是合情合理,但莊家居然開出AC米蘭讓半球,又是在將投注者逼向下盤,看來AC米蘭有望攻克博洛尼亞的’恐怖主場’。”莊家在開出誘上盤的初盤後,受注後又變盤為平手/半球,進一步看低上盤,其後甚至一度退至平手盤,至此,客隊不勝的印像已是深入人心,最後大熱的博洛尼亞終於在主場失守。

2、升盤過早暗含玄機

布雷西亞——拉齊奧,受讓平手/半球【誘下盤】→受讓半球【誘上盤】→受讓平手/半球【誘上盤】→1【下盤贏0.5盤】

澳門初盤:客場保持全勝的拉齊奧讓平手/半球,《球經》作出瞭如下的分析:“冬歇期前,布雷西亞突然找到感覺,勝AC米蘭、平尤文圖斯,風頭一時無雙,但同’遇佛殺佛’的拉齊奧相比,布雷西亞顯然相形見絀。但是’盛極必衰’,不知有多少投注者一直在期盼拉齊奧的客場連勝終結,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莊家也不看好拉齊奧繼續贏球,應會開出一個讓球較多的盤口,以堅定投注者下注拉齊奧的信心。但事實上本場卻只是開出了中規中矩甚至偏小的平手/半球,似乎在告訴大眾對上盤的信心不足,所以本場誘下盤的可能更大,拉齊奧極有可能延續連勝。但若在受注後升至半球盤,拉齊奧難以言勝。”根據初盤的分析,我們斷定拉齊奧將勝,但考慮到盤口在隨後有可能發生變化,我們又對其受注後的變化進行了推斷,並結合變化作出客隊難勝的預測 結果正如我們所料,這場比賽在受注後升至半球盤,雖然最後又退至平手/半球,但拉齊奧仍然只能收穫1分。值得注意的是,本場的盤口變化頗為蹊蹺,盤口居然在開出初盤的周四當晚即發生變化,這是很少見的情況。由於本場投注雙方的意見均等,莊家通過這種變化故意表明對上盤信心十足,稍後的退盤則又為下注上盤提供有利條件。莊家的用心良苦可見一斑。

3、升降盤造就大熱倒灶

國米——摩德納,球半/兩球【誘下盤】→球半【誘下盤】→3【上盤贏盤】

澳門開出球半/兩球盤,《球經》看出莊家誘下盤的意圖,大膽推斷主隊贏球贏盤:“國米總是得不到大眾的青睞,雖然對手摩德納連戰連北,但投注者仍在期待這匹’黑馬’反彈,而莊家又適時開出了球半/兩球的盤口,進一步為國米贏盤增添了難度。這種形勢下,應該不會有多少人敢於下注國米,莊家顯然是在誘下盤,因此國米本場必將贏球贏盤。”果然,莊家在受注後又退盤至球半,造成國米讓不起的假象,從而使實力不濟的客隊居然成為大熱,結果國米順利贏盤。

羅馬——切沃,半球/一球【誘上盤】→一球【誘上盤】→0【下盤贏盤】

大冷門,莊家同樣對其運用了升盤的手法。《球經》根據一球的初盤作出了推論:“人們普遍具有’強隊情結’,在羅馬迎來罕見的兩連勝後,投注者對這支球隊重又恢復了信心。但論實力、論狀態,切沃都不在羅馬之下,莊家開出的半球/一球盤實在是很過分,極有可能是以這種開盤手法給投注者造成羅馬必勝的印象,故做誘下盤的姿態,實際又是在誘上盤,因此切沃將在客場取分。”在受注後,莊家居然升盤至一球,以一個頗為“無理”的盤口給投注者莊家看好上盤的假象,羅馬果然成為大熱,結果羅馬在自己的主場竟然連1分都拿不到。

由以上幾個戰例可以看出,冬歇期後,莊家在受注後的盤口變化方面確實下了很大功夫,盤口分析必須多加留意盤口變化,才能避開莊家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