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博彩如何洞悉莊家陷阱

老子騎青牛西出函谷關前曾吼過一嗓子:“道可道,非常道。”兩千年下來這一嗓可謂餘音繞樑。雖然是說不清道不明,可以肯定的起碼有一點:老子的嗓音不一定能蓋過“該出手時就出手。”對於吾輩今人來說,不好說不想說但憋坏了不得不說的有這麼一句:選股難於選妻,睇波又如選股,凝眸處的那一風情萬種,吾輩又該當如何“出手”?

日本師從中華上國多年,300年前全日本富豪排行榜第一的本間宗久在主宰日本大米市場之餘還寫了幾本書,本間法則得《孫子兵法》之要但僅得《道德經》之皮,此即蠟燭圖技術之濫觴,時至今日,或美國或中國在股票期貨市場大行其道。令人讚嘆的是,澳博通過變水轉盤來平衡頭寸,其間或頭尾三升、或先降後升、或連降等等手法不一而足,與本田可謂一脈相承,看澳博水位走勢圖,難免不讓人想到蠟燭圖。此可謂,博彩亦有道。

賠率玩的是概率,盤口博的是預期。博彩公司與玩家永遠存在信息嚴重不對稱性。由於各家博彩公司利潤率不同,開出的賠率也不近相同。如果某家賠率出現明顯偏差,也許正是“出手”好時機。平均賠率指導疊加過濾法可以極大程度地提高命中率。又所謂“球無假球,盤皆假盤”,盤口又分賭盤和陰謀盤,賭盤莊閒都無把握;莊家也絕少冒險地直開荀盤,大凡所謂的荀盤都是在變盤過程中形成;莊家極盡能事開出的各種誘盤卻大有推敲之處。

睇波就是炒股,真金白銀來去,試問誰是真的英雄?

玩足彩和炒股票有許多相似之處,盤口、賠率與眾多的股票操作理論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也就是說,盤口和賠率是提高預測比賽準確率最有效的兩個工具!當然,熟練掌握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下面,我們試從盤路變化規律、歐洲賠率與澳門盤口、亞洲各家博彩公司盤口對比中,初探盤口、賠率理論在實際比賽中的運用技巧。

一、盤路統計法顧名思義通過對某支球隊盤口數據的統計,從而得出該隊開出某個盤口時贏球的概率。例如上賽季意甲主場盤王(主場贏盤數最多)切沃,盤路如圖所示。通過主場盤路可以看到,在三個讓半球的比賽中,該隊全勝。而在讓平半的四場比賽中僅有一場取得了勝利。這兩項統計提醒彩民,切沃主場比賽中,當盤口為半球時獲勝概率極高。而當盤口為平半時,勝出的概率僅有75%.在客場盤路中,當盤口為平手時切沃一場沒贏,輸了四個盤。這個統計告訴我們,切沃在客場與實力較差的球隊的比賽時,很難獲勝。

二、歐洲配率與澳門盤口轉換法目前,世上的博彩公司多不勝數。各家公司對於某場比賽的判斷有時會有一些微小的差距。分析這些差距對於彩民很有意義。我們用3月6日的一場德甲比賽做個簡單的分析,不來梅主場對波鴻。進入下半賽季後,不來梅一場未勝。澳門博彩公司的盤口是:不來梅1.05半球/一球波鴻0.8,歐洲博彩公司給出不來梅獲勝的配率是1.77.對照配率換算表,這個配率對應的盤口是半球低水。而澳門盤的半球/一球高水,說明相對與歐洲博彩公司,澳門公司更加看好不來梅獲勝。本場比賽最終的結果是2:0,不來梅完胜。

三、盤口對比法上面我們介紹了澳門盤口與歐洲額批率相比較的方法,這裡,我們再說一下亞洲博彩公司之間盤口的對比法。亞洲讓球盤因地域劃分為:澳門盤、印尼盤、泰國盤以及香港盤等。其中最具影響力和參考價值的是澳門盤和印尼盤。通過對兩家公司盤口的分析對比,能夠得到一些有價值的啟示。

事物的相對性告訴我們,任何一種分析的方法都不是獨立的,相互之間存在者某種關聯。所以,我們在做比賽預測時應該盡量做到客觀、全面。

以上僅是我們對於盤口、賠率理論研究的一些粗淺心得,希望能夠給讀者一些啟示。並且希望通過我們雙方的努力,能夠在足彩這個領域取得不俗的收效。

附錄:亞洲盤博彩公司(網絡)簡介

足球作為世界上第一大運動,可說是將人類戰爭定好規則搬進場內變成了一種遊戲,引無數英雄競折腰。博彩公司介入足球開盤受注,又使無數凡人趨之若騖。古龍有言:妓女和殺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兩項職業,套用古大俠的句型就是:博(殺)和賭統統都是人類最原始的慾望。

亞洲盤玩法簡單刺激,比之於一翻兩瞪眼的超簡單遊戲,它還給玩家提供90分鐘實況的狂呼宣洩,或者是沒有實況的90分鐘的忐忑煎熬。以下簡單介紹幾家亞洲盤博彩公司,希望能幫助讀者對此有一些簡單了解。